摘要:基金经理一管多比较普遍,随着仅近几年公募基金产品数量增速显著,相应产品管理人才培养明显滞后。不过,每位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特定的研究领域和投资风格,同一个人管理不同类型的基金,要么这位基金经理真全能,要么是被全能。在人才匮乏的基金业,不少中小…

东方基金流年不利 规模下滑“菜鸟”基金经理业绩惨淡

图片 1

  基金经理“一管多”比较普遍,随着仅近几年公募基金产品数量增速显著,相应产品管理人才培养明显滞后。不过,每位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特定的研究领域和投资风格,同一个人管理不同类型的基金,要么这位基金经理真全能,要么是“被全能”。在人才匮乏的基金业,不少中小基金公司置投资业绩不顾,让基金经理一肩挑多担。

作为成立已经十四年的公募基金公司,东方基金也算是“老将”了,然而在刚刚公布的2018年半年报中,该公司却以139.66亿元的规模排名上百家公募基金公司的80名开外。

《电鳗快报》文/高伟

  这不,终于有基金公司意识到“一管多”问题的严重性了,开始为基金经理“减压”。

增长乏力的公司自然也难以留住人才,上周,该公司“一拖六”基金经理刘志刚正式离职。这位从2013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曾经任职多个部门的管理岗位,并且担任基金经理3年多的资深人士的离去也说明东方基金正在遭遇流年不利的窘况。从年内的基金业绩表现看,该公司所有产品中六成的基金都为亏损,而从亏损超过20%的基金来看,全部是由任职低于3年的“菜鸟”基金经理所为。

在二级市场,涨涨跌跌总是正常的,公募基金投资股票也会因股价波动出现净值的涨跌。对于这一点,基金投资者早已心知肚明,但有一种情况是投资者不愿意看到,就是在同一个市场环境里,自己手里的基金业绩排名在飞速下滑。

  8月17日,东方基金公告,旗下三只产品基金经理变更。其中,东方成长收益平衡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东方价值挖掘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发布公告,基金经理王然因公司业务需要不再管理以上两只基金,离任日期2018年8月17日,东方成长收益将由姚航、郭瑞管理,东方价值挖掘将由张玉坤管理。东方支柱产业基金经理朱晓栋因公司业务调整离任,由蒋茜单独管理该产品。

“老”基金公司规模“开倒车” 高管无奈离去

据《电鳗快报》观察,前5个月上证指数累计上涨16.23%,可对比的3008只主动管理型偏股基金中,有2839只前五个月斩获正收益,占比高达94.38%,更是有6只偏股基金回报超50%。有涨就有跌,在业绩榜单的另一端,有80余只基金净值逆市下滑。

  《号外财经》注意到,东方基金此次涉及的两名基金经理均是“老将”。公开资料显示,王然曾任益民基金交通运输、纺织服装、轻工制造行业研究员,2010年4月加盟东方基金,曾任权益投资部交通运输、纺织服装、商业零售行业研究员。2015年4月30日开始任职基金经理,累计任职时间已有3年又112天。除了上述两只基金外,在今年6月27日卸任东方合家保本混合基金。也就是说,东方基金在短短两个月,为她肩负了三只基金。

成立于2004年6月份的东方基金公司,至今已经走过14个年头,然而从今年上半年公布的管理规模看,这家“老”基金公司却呈现出“开倒车”的迹象。

今天,我们要说的华富基金旗下的两名美女经理,就是因为管理的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A、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C净值下滑而“心慌慌”。这只基金成立于2016年11月28日,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A前5个月回报率为-1.23%、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C前5个月回报率为-1.41%;而在2018年全年,两只基金回报率分别为2.55%、2.34%。

  实际上,王然至今还在管理着8只基金,今年以来全部亏损。其中,东方新思路混合A、东方新思路混合C年内业绩分别为-16.46%、-16.65%,业绩排名分别为1965/2611、1981/2611;东方策略成长混合年内业绩为-13.77%,业内排名1653/2611。刚刚卸任的东方价值挖掘灵活配置混合、东方成长收益平衡混合年内业绩分别为-9.71%、-3.54%,均处于中游水平。

数据现在,截止今年6月30日,东方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为139.66亿元,不仅被同期成立的多家基金公司远远甩在身后,而且规模也持续缩水,相比一季度的179.57亿元,下降了22%,更比2017年中报时的193.45亿元,下降了27.8%。

从排名上看,在2018年大盘下跌24.59%,而这只基金能逆市上涨实属不易,排名自然靠前;今年前5个月,大盘上涨16.23%的前提下,这只基金却逆市下跌,注定排名垫底。来自同花顺iFinD的数据显示:在可对比的2521只同类基金中,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A、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C分别排名第2459名、第2461名;而在2018年全年,两只基金业绩排名分别为第170名、第182名。

  朱晓栋于2009年12月加盟东方基金,曾任研究部金融行业、固定收益研究、食品饮料行业、建筑建材行业研究员。2013年1月23日开始任职基金经理,累计任职时间已有5年又209天。除了上述卸任的东方支柱产业基金外,在今年1月24日卸任东方区域发展混合基金、东方核心动力混合基金,在今年7月20日卸任东方安心收益保本、东方精选混合。也就是说,东方基金在年内,为她肩负了5只基金。刚刚卸任的东方支柱产业基金年内回报率为-20.27%,业绩排名为2313/2611。

不仅如此,今年的中报还显示,东方基金公司在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亿元,实现净利润935.68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82亿元和2120.82万元,双双出现下滑。

那今年前五个月的排名和去年全年的排名对比可知,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A、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C业绩排名分别下滑了2289个名次、2279个名次,排名从榜单的从前1/10,迅速滑落至后1/10。

  即便肩负5只基金,朱晓栋目前还管理着8只基金,且今年以来6只亏损。其中,东方龙混合年内回报率低至-21.63%,业绩排名为2394/2611;东方鼎新灵活配置混合A年内回报率低至-16.22%,业绩排名为1941/2611;东方鼎新灵活配置混合C、东方新策略灵活配置混合A年内回报分别为-15.15%、-10.76%,业绩排名分别为1803/2611、1378/2611。即,有一半基金业绩排名同类后半营。

对于财务数据大幅下滑的原因,货币基金规模缩水是最明显的因素之一。相比其他多数基金公司今年大力发展货币基金来说,东方基金公司的货基规模已经从去年底的92.66亿元,下降到今年二季度的57.12亿元,缩水超过35亿元。与此同时,其主动型权益类基金缩水也非常严重,剔除新发行的基金,如今的规模较去年同期减少了36.38亿元。

基金经理倪莉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管理学硕士,2014年2月加入华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担任集中交易部固定收益交易员,累计任职基金经理时间1年又266天,现任基金资产规模50.03亿;基金经理张惠,合肥工业大学产业经济学硕士,2007年6月加入华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后担任研究发展部助理行业研究员、行业研究员、固收研究员,累计任职基金经理时间4年又199天,现任基金资产规模8.12亿,为东方财富的五星级基金经理。

  “假若是固定收益类产品,基金经理一管多有情可原,毕竟基金经理操作空间不大,业绩影响也不会太大。但如果是权益类产品就不同了,一管多将严重分散基金经理的精力,直接冲击回报率。”北京一基金分析师表示,“每个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特定的研究领域和投资风格,如果同一个人管理不同类型的基金多是‘被全能’。”

在公司发展不畅的情况下,高管也随之出现动荡。上周,东方基金公司公告称,原基金经理刘志刚因个人原因离职,离任日期为2018年9月12日。

从任职时间上看,倪莉莎自2018年8月28日开始任职该基金基金经理,而张惠是2019年4月15日开始任职该基金基金经理。换句话说,张惠是来“救火”的。

  通过对比管理的基金业绩发现,东方基金两“老将”王然和朱晓栋已经明显“被全能”,管理产品业绩明显分化已经让“老将”力不从心。虽然不断为其减负,但一管8只基金还是有明显压力。精力的严重透支依然存在两位基金经理。换句话说,东方旗下两位“老将”直管的16只基金,业绩改善预期不会太大。

据悉,刘志刚从事证券行业多年,历任工银瑞信基金产品开发部产品开发经理、安信基金市场部副总经理兼产品开发总监。2013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公司,曾任指数与量化投资部总经理、专户业务部总经理、产品开发部总经理、投资经理。同时,其在离职前还是一位“一拖六”的基金经理,担任基金经理职务3年多。

倪莎莎目前管理的11只基金中,唯有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A、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C是混合型基金,其余7只基金要么是债券型基金,要么是货币型基金。在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基金一季报中,倪莎莎谨慎认为,随着股票市值的快速抬升,上市公司业绩表现较估价并不突出,考虑到经济惯性以及预期提前于基本面修复,一季度行情能否延续,仍有待市场验证。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东方基金也在公告中称,在刘志刚离职后,东方量化成长将由盛泽单独管理;东方利群将由黄诺楠、朱晓栋管理;东方新策略将由姚航、朱晓栋管理;东方鼎新灵活、东方岳灵活、东方启明量化增聘盛泽为基金经理,与朱晓栋共同管理该基金。

《电鳗快报》注意到,事实上,今年来的这轮股市上涨,与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没有半毛关系,因为其股票市值是0。而风风火火来“救火”的张惠也管理者11只基金,有7只是混合型基金,但从今年以来的业绩排名上看,11只基金有8只业绩排名居后半营,业绩堪忧。

更多

从刘志刚管理的这些基金的历史业绩看,多数基金都是从去年下半年以后参与管理的,在市场行情突变的影响下,任职回报并不理想,而且在其任职期内,刘志刚大多都是与其他人共同管理基金,一人独自管理的时间屈指可数。

由此来看,张惠匆匆来“救火”,能否真正救得了华富弘鑫灵活配置混合的“火”,还是个未知数。

图片 2

七成基金经理任职年限低于3年 “菜鸟”业绩多垫底

尽管刘志刚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不算长仅有3年多,但即便如此,其离职也对东方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队伍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东方基金公司旗下目前共有15位基金经理,但其中的10人管理经验都低于3年,占比达七成。在另外5人中,也仅有朱晓栋一人管理经验超过5年,姚航和周薇两人管理经验为4年多、薛子徵和王然两人为3年多。

从基金产品来看,目前东方基金公司旗下共有58只有可比业绩的产品,截止9月13日收盘,其中的36只产品净值都为亏损,占比六成。在今年A股行情不佳的影响下,权益类产品自然成为该公司的下跌主力,不过从跌幅超过20%的基金来看,全部是由任职经验低于3年的“菜鸟”基金经理管理。

其中东方主题精选混合成为该公司的跌幅冠军,截止9月13日,净值跌幅高达25.73%。更惨的是,这只基金成立于2015年3月23日,可至今的累计收益率竟然下跌了43%,最新的累计单位净值仅有0.5618元。其近3年、近2年、近1年的阶段性业绩全都亏损超过30%。

而且该基金的基金经理几经更换,最初呼振翼一人管理98天,累计获得了10.64%的收益,但从2015年下半年邱义鹏与其共同管理期间,却亏损了23.62%。随后呼振翼离去,邱义鹏一人管理至2016年11月,任职回报依然不佳,为-1.60%。

此后王晓伟和邱义鹏共同管理了2个多月,亏损11.36%,从去年1月19日至今王晓伟都是独自管理,担任职回报却亏损了23.43%。

王晓伟曾任东北证券北京三里河东路营业部系统管理员,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系统管理员、交易员,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销售交易部交易员。2013年4月加入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曾任交易部总经理、专户投资部总经理、投资经理,累计基金经理年限不到2年。

尽管其偏重价值股,但从最近两年的操作来看,在行情判断上王晓伟却非常被动。比如去年白酒和家电等蓝筹股和消费股大涨期间,其几乎全年都没有涉及,仅在下半年的前十大重仓股里出现了伊利股份。而其他重仓股却集中在周期股和科技股上。导致去年同类基金平均上涨10%的情况下,该基金净值却下跌了1.7%。

而今年上半年的重仓股却出现了白酒和家电股,还有遭遇重挫的中兴通讯,而减持中兴通讯的时间正是暴跌的二季度,虽然不知道其减持价格,但恐怕也是大概率凶多吉少。

另外,由郭瑞管理的东方互联网嘉混合和东方创新科技混合两只基金年内净值跌幅分别达到了25%和23%。这两只基金分别成立于2016年和2015年,但累计单位净值均亏损,前者目前仅有0.5590元,后者仅有0.7252元。

而且两只基金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在去年的A股牛市中业绩也都大幅落后同类均值水平。可以说,这位管理经验仅有2年多的年轻基金经理在行情判断上和王晓伟不相上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