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季度末,银行同业存单纳入MPA迎来首考。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临近考核时点,同业存单市场余额不降反升,在三月上旬一度创下新高,尤其是以往对同业存单热情不高的国有银行今年颇为积极。专家和银行业内人士表示,随着金融降杠杆的深入,同业存单发行规模…

MPA考核全覆盖 同业存单发行规模趋稳

  一季度末,银行同业存单纳入MPA迎来“首考”。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临近考核时点,同业存单市场余额不降反升,在三月上旬一度创下新高,尤其是以往对同业存单热情不高的国有银行今年颇为积极。专家和银行业内人士表示,随着金融降杠杆的深入,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将受到一定约束。对于银行来说,应积极引导同业业务回归本源,在负债端应夯实存款基础,摆脱“同业依赖症”,增强综合负债能力。

□本报记者 欧阳剑环

  同业存单余额不降反增

央行近日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拟于2019年第一季度评估时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下金融机构发行的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专家及银行业内人士认为,同业存单监管收紧,新增受限的银行主要集中于城商行、众多农商行和村镇银行上。今年以来中小行发行同业存单已经降温,未来短期内同业存单或将“量价齐跌”,长期来看,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将趋于稳定,价格也将更加市场化。

  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末,同业存单余额为8.03万亿元,较2017年8月的最高点回落0.41万亿元。上海清算所数据显示,今年年初以来,同业存单余额逐步上升,截至3月28日,同业存单余额为8.69万亿元,处于历史较高水平。

同业存单净融资额分化加剧

  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认为,同业存单余额不降反增原因有三:一是商业银行负债端压力尚未明显缓解,对同业存单依赖程度依然较高;二是2018年以来同业存单发行利率有所下降,负债成本的降低刺激商业银行发行动力增加;三是存单发行期限小幅拉长,3个月和6个月期限占比上升,推升了当期同业存单余额规模。

上海清算所数据显示,截至23日,同业存单托管余额为8.85万亿元,处于历史较高水平;前四个月同业存单发行量分别为1.43万亿元、1.48万亿元、2.33万亿元和1.37万亿元。

  上海清算所数据显示,今年1月同业存单发行规模为1.43万亿元;二月发行规模为1.48万亿元;截至28日,3月已发行2.24万亿元。

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表示,年初以来同业存单总发行规模较上年同期保持平稳态势,但在部分月份,尤其是季末发行量呈较大幅度增长,反映出银行负债端压力仍未明显缓解。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赵雪表示,近期同业存单放量与各银行流动性管理有关。临近一季度末,对于负债方面有压力的银行来说,同业存单是补充负债较好的手段,尤其是在目前存款下降较快的情况下。另一方面,也与近期同业存单利率下行趋势有关。

徐承远介绍,年初以来同业存单发行利率打开下行空间,一方面得益于货币政策稳健中性、去杠杆进程平稳推进对资金面的呵护;另一方面得益于部分存单依赖度较高的中小行受新规限制,发行规模被动收缩。存单市场供需失衡状态有所缓解。

  兴业研究分析师何津津表示,3月中上旬同业存单发行明显放量,一方面由于3月同业存单到期量超过1.88万亿元,有一定到期续作压力;另一方面是银行希望在利率季末冲高之前提前吸收跨季资金。此外,国有大行也成为发行的新增力量。

今年以来,国有大行同业存单发行量增长明显,在全市场中发行比例不断上行,替代中小银行成为同业存单发行主力。据海通证券数据,一季度国有大行同业存单发行量为4238亿元,环比增加3254亿元,同比增加3706亿元。一季度大行存单净融资2962亿元,环比由负转正,上升3455亿元,同比上升2769亿元;股份行、城商行及农商行同业存单净融资额同比分别下降3952亿元、5657亿元、2077亿元。

  “从上周起,同业存单一级市场净融资额已经大幅回落。”何津津指出,除了国有大行以外,其它类型银行净融资额下行明显,明显在控制一级市场发行额度,这很有可能是为了满足季末同业负债1/3的考核要求,季末考核约束开始凸显。此外,最新同业存单余额测算的结果显示,不少机构还存在一定的达标压力。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表示,一季度大行存单净融资额同比和环比均大幅上升,中小行存单净融资额同比大幅下降。从中反映出两点值得注意的地方:一是在一般存款增速下滑大背景下,加上保本理财发行受限等因素影响,即使是大行负债端也存在一定压力。2018年以来结构性存款和存单发行增加,表明大行在主动调整负债端结构,通过市场化工具稳定负债缺口。二是发行同业存单进行同业套利现象大幅减少。

  国有大行发行“由冷转热”

后续发行料量价齐跌

  “3月同业存单发行放量,同业存单余额不降反升,背后主要原因是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增大发行量。”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唐丽华表示,特别是大型银行发行量同比和环比均显著增加,城商和农商等中小银行同比依然收缩。

5000亿元以上规模的银行同业存单已于今年一季度纳入MPA考核。业内人士认为,2019年一季度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覆盖所有银行业金融机构,可能将导致短期内同业存单发行“量价齐跌”,但长期来看,同业存单将逐步回归流动性管理工具本质,市场更趋稳定是大势。

  在金融降杠杆及监管加强之前的一段时间内,同业市场上的大量同业存单来自于股份行、城商行及农商行。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表示,大银行在获取央行流动性方面具备一定优势,市场上同业之间,大银行通常是资金净融出方,中小银行通常为资金净融入方。

“新增受限的银行主要集中在城商行、众多农商行和村镇银行。”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唐丽华认为,从同业存单发行规模看,短期内受影响较为明显,收缩幅度可能会扩大。作为发行主力的城商行、农商行面临负债结构调整压力可能较大,对存款的竞争将随之加剧。同业存单价格短期内可能将走低,但由于作为购买主力的货币基金和大型银行今年以来的增持,价格波动影响预期有限。

  “2018年以来,大银行同业存单发行占比提高,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存单发行占比收缩,(下转A02版)

唐丽华说,同业存单具有吸收灵活、期限固定、价格公允、风险可控等特点。作为流动性管理较好的工具之一,同业存单能满足利率市场化环境下金融机构同业往来需要,仍具有良好发展前景。长期来看,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将趋于稳定,价格将更加市场化。

  (上接A01版)占比结构出现趋势性变化的概率较大。”陈冀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大银行和中小银行在同业市场上的角色可能发现一些微妙的变化,资金净融出方向可能转向。

徐承远表示,目前银行资产负债调整压力尚未明显缓解,同业存单市场仍存在供给压力。同业存单配置需求因监管因素仍将弱于其发行需求。

  “年初以来,以往零星发行同业存单的国有大行发行量增长明显,在全市场中的发行比例不断上行。”何津津认为,这一方面与其负债端的压力有关,由于其同业负债占比达标压力不大,因此能够继续借助同业存单来满足资金吸收的需求;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大行赶在资管新规落地前提前用同业存单为保本理财的替换做准备。

2018年,同业存单市场发行利率下行空间仍有限。从中长期看,随着银行资产负债端调整到位、负债端压力逐步缓解,同业存单市场供需失衡格局将得以缓解,发行规模和发行价格将趋于平稳。资管新规细则落地、同业存单等主动负债工具监管升级以及资金面收紧等都会对存单市场造成影响,还需进一步关注。

  资产负债结构优化待提速

兴业研究分析师孔祥表示,按照监管导向,同业存单可能将“量价齐跌”。他强调,同业存单发行体现了银行主动管理能力。如果一家银行有足够资产获取和定价能力,完全可通过同业存单扩充批发性融资,匹配高收益资产。同业存单市场不会瓦解,在监管收紧情况下,比较理想的结果是将一些没有负债能力却在负债端通过同业存单持续扩张的银行挤出这一市场。

  自2016年底金融降杠杆以来,同业存单相关监管政策不断收紧。MPA考核、同存备案新规及流动性新规等均约束同业存单发行规模的进一步扩张。业内人士预计,2018年全年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增速将放缓,但不会出现悬崖式下跌。

银行主动负债能力待提升

  从同业存单备案情况来看,不少银行已做出调整。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456家银行公布2018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股份制银行仍是同业存单发行主力。

业内人士认为,同业存单纳入MPA考核实现全覆盖,有利于降低银行过度依赖批发融资倾向,倒逼其增强主动负债能力。

  也有银行计划扩大发行规模。交通银行发行计划较上年增长2500亿元,北京银行、南京银行计划发行额度分别较去年增长500亿元、400亿元。唐丽华表示,“由于今年整体负债成本有上升趋势,同时部分银行也有同业降杠杆、非标转标所带来的资产端压力,在整体流动性风险管理的压力下,不排除部分银行有增加发行同业存单的计划。”

姜超介绍,银行发行同业存单目的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被动发行,即负债端存在压力,发行同业存单补充负债缺口;二是主动发行,用来进行同业套利。2016年以前,以同业存单为核心的同业套利链条盛行,典型方式是负债端发行同业存单、资产端配置同业理财、委外等获取利差收益。对负债本就不稳定的中小行来说,同业存单兼具“补充负债缺口”和“获取套利收益”双重功能,在中小行负债规模扩张中扮演重要角色。

  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明明表示,2013年监管层放开同业存单发行的初衷是利用同业存单促进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只是在过去三年的实践中同业存单成为了空转套利的利器,其实际用途与初始设想开始出现偏差。但这种偏差经过一年多以来的修正已经开始慢慢回归正轨。摆脱了空转套利属性的同业存单,今后只是商业银行进行主动负债的一种普通工具。

“在同业存单监管收紧背景下,对中小行来说,大方向是回归以存贷为主资产负债模式。”孔祥认为,更理想状态是银行负债更多来自本地企业和零售存款,资产更多投向本地有竞争力的企业。这类银行的特点是熟悉当地政府和企业情况,有一定信息获取能力。但这样的结果是这类银行资产规模不会扩张太大。未来几年,通过扩张存单、投资金融市场模式可能会落幕了。

  对于同业存单未来的发行规模,何津津认为,监管并没有完全限制同业存单的发行,预计未来同业存单规模不太会出现悬崖式下跌。关键是要注意扩张的速度应在监管比例之内,与整体负债的扩张速度匹配,确保负债端的稳定性。

徐承远认为,存款业务是中小银行负债端重要来源,是银行经营重要基础。受制于营业网点分布限制,中小银行更需从产品、渠道、服务、客户、质效、营销等多方面综合着手,针对目标客户群体研发特色化存款产品,科学制定差异化定价策略和引存策略,拓宽负债端来源,提高负债端来源稳定性。

  唐丽华表示,部分承压明显的中小银行需重新调整资产负债结构,结束对同业存单的过度依赖。在负债端应夯实存款基础,拓宽负债渠道,增强综合负债能力,应对流动性风险管理压力。

在唐丽华看来,对同业存单较为依赖的中小银行,面临更为迫切的负债结构调整和资产负债结构优化问题。在当前去杠杆、融资回表的背景下,资产端利率短期内将保持高位,负债端成本控制将成为竞争重点。对于中小银行来讲,应夯实存款基础、拓宽负债渠道、增强综合负债能力,需加强精细化管理,提升流动性风险管理能力,以降低负债端平均成本。在拓宽负债渠道方面,中小银行需充分结合场景创新产品服务,同时,可考虑推进各类专项债券发行、灵活选择吸收低成本负债渠道。

  近期银行高管也纷纷表态,未来将引导同业业务回归本源。农业银行行长赵欢表示,未来在同业业务领域和资管领域要落实回归本源,落实监管新要求,保持相对稳定。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表示,未来银行同业业务应以同业之间的互通有无、调节流动性为主。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