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近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昨日正式挂牌。不同于其他一些新部委的挂牌,银保监会的挂牌颇具仪式感,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到场主持挂牌活动,除银保监会的领导班子成员参加外,央行行长易纲、副行长潘功胜,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等其他金融监管部门领导悉…

中国银保监会“亮相”监管旋风吹向哪

在3月21日下午3时,新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有关负责人宣布了中央关于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班子成员任职的决定。银保监会党委书记为郭树清,党委委员包括王兆星、陈文辉、黄洪、曹宇、周亮、梁涛、祝树民、李欣然,共9名。

  新近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昨日正式挂牌。不同于其他一些新部委的挂牌,银保监会的挂牌颇具仪式感,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到场主持挂牌活动,除银保监会的领导班子成员参加外,央行行长易纲、副行长潘功胜,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等其他金融监管部门领导悉数到场。新条牌揭幕前,银保监会大厦门前还举行了升国旗仪式,全体到场官员面朝国旗行注目礼,唱国歌。

银监会、保监会成历史;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席揭牌仪式;两会合并,顺应综合经营趋势,协同监管

昨天上午8时30分左右,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挂牌,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原中国保险监督委员会共用了12年的大楼金融街15号在鑫茂大厦南楼前的门牌最终挂上了同一块门牌。

  从4月7日晚原银监会和原保监会条牌的悄然摘下,到4月8日上午银保监会条牌的隆重亮相,这背后,是中国金融监管格局的升级换代。原银监会和原保监会的合并,既是强化银行业和保险业共通的以资本约束为核心的功能监管,也是新一轮中国金融监管框架改革的前半场。

图片 1图片来源:新华视点

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揭牌仪式上,谈及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意义和影响,对于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干部队伍,刘鹤强调,要努力做到“忠、专、实”的要求。刘鹤强调,改革目标和任务已经明确,要抓住关键环节和时间节点,扎实有序推进各项工作。全力做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各项工作,真正开好头、起好步,展现新面貌,作出新贡献。

  实际上,从当天挂牌仪式的到场官员和近期金融监管部门一系列人事任命可以看出,未来中国金融监管改革的方向并不会是简单的“一行两会”的分业监管格局,而是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下,各监管部门分别依照宏微观领域的审慎监管原则,强化对各类金融机构的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这也意味着,现有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能会启动新一轮“洗牌”,银保监会的成立并不会是原银监会和原保监会两个部门监管职能的简单合并,其他监管部门的部分监管职能也会与之相配合地分拆或整合。

4月8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挂牌,银监会、保监会随之成为历史。新京报记者从在现场见证揭牌的保险行业人士处获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席揭牌仪式,“一行两会”相关负责人到场。

至于外界关心的两大金融监管部门合并后内部机构设置、人事安排如何调整,将有序推进组建新机构的工作,做好相关职能划转,按照“公平、公正、事业至上”的原则,根据实际工作需要,安排干部。

  对银保监会来说,成立之初所面临的最为棘手且艰巨的挑战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要抓紧且有序地推进银保监会的具体组建,包括“三定”(定职能、定机构和定编制)方案,按照银保监会改革领导小组所说的,“在改职责上出硬招,积极作为”;二是确保机构组建和监管工作“两不误、两促进”,特别是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前者涉及金融监管改革的部门职能调整及相应的岗位人事调动,在推进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来自内部利益变动的阻碍;后者则亦是一场监管硬仗——从严监管银行业和保险业经营行为,做好结构性去杠杆工作。

中国银保监会网站显示,郭树清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王兆星、陈文辉、黄洪、曹宇、周亮、梁涛、祝树民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

图片 2

  结构性去杠杆,是4月2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首次出现的新提法,也是高层首次明确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基本思路。所谓的结构性,是指分部门、分债务类型提出不同要求,重点是把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杠杆尽快降下来。会议提出,要集中力量,优先处置可能威胁经济社会稳定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问题,外界普遍认为,有“集中力量、优先处置”的,就是地方政府和国企杠杆率的稳步和逐渐下降。

银保监会官网投入使用

现场图

  众所周知,不少地方政府和国企如今之所以能背负如此之高的杠杆率,就是在过去预算软约束的环境下,借助政府信用大规模举债,而举债的资金来源,主要就是依靠银行或是保险等资金“大户”通过表内外渠道“输血”,特别是近几年来迅速发展壮大的通道业务、表外非标投资等影子银行业务,其资金的最终流向,很多是到了地方政府、地方国企或房地产领域。因此,结构性去杠杆的重任,很大程度上要依靠约束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的资金投放行为,切断不合规的“输血”渠道,这也就成为银保监会成立后的主要监管任务,也是落实“监管姓监”的重要举措。

从两会期间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公布,到中国银保监会正式挂牌,时间尚不足一月。3月中旬发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显示,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的直属事业单位。

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炉,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

  尽管摆在银保监会面前的挑战和任务不少,但金融监管改革已是开弓之箭,并且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政策目标和基本思路已经明确,相信在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下,“一行两会”的监管工作也会稳步有序推进。

4月8日,记者搜索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点击已显示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在会领导一栏中,除了主席郭树清和7位副主席外,纪检组组长是原中央纪委驻银监会纪检组组长李欣然。在银保监会首页的底端,也有链接可跳转至原银监会和保监会网站。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依照法律法规统一监督管理银行业和保险业,维护银行业和保险业合法、稳健运行,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维护金融稳定。与此同时,将银监会和保监会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内部设有28个部门,保监会设有15个职能机构和2个事业单位,同时,两个部委在全国范围内都设有派出机构,即地方监管局。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银监会、保监会成为历史

无论是从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还是从各地方局反馈的信息看,都是机构组建和监管工作“两不误,两促进”。相关人士表示,“工作都在正常推进,已经开始协同处理问题。”

更多

随着银保监会正式亮相,银监会、保监会也随之载入史册。如今被“一行两会”取代的“一行三会”,也是分业监管的产物。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金融业发展的过程中,我国相继成立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

1983年9月17日,国务院作出决定,由中国人民银行专门行使中央银行的职能,并具体规定了人民银行的10项职责。从1984年1月1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开始专门行使中央银行的职能。

保监会在1998年11月18日成立,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依照法律、法规统一监督管理全国保险市场。2003年,国务院决定,将中国保监会由国务院直属副部级事业单位改为国务院直属正部级事业单位。

银监会则在2003年诞生。按照十届人大一次会议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国人民银行对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信托投资公司及其他存款类金融机构的监管职能分离出来,并和中央金融工委的相关职能进行整合。

影子银行、交叉金融等是未来监管重点

实际上,对于合并后银保监会的使命,此前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便有说明。

而刘鹤出席揭牌仪式时也指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对解决金融监管交叉和监管空白,逐步建立现代金融监管框架,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此前,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撰文称,银行与保险统一监管是顺应综合经营趋势的必然选择。我国金融业综合经营已成趋势,银行与保险深度合作、融合发展的特征明显。银行与保险统一监管有利于集中整合监管资源、发挥专业化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只是银监会和保监会的职能整合,但新成立的银保监会也与央行存在特殊的关联,为更广泛的金融监管协同留下伏笔。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更新“行领导”一栏。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担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副行长。

对于合并后监管关注的重点,银保监会近期也正式表态。银保监会4月3日下午召开的党委会议要求,积极稳妥做好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工作。“在稳定的基础上全力以赴做好结构性去杠杆工作,重点把地方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杠杆率降下来,有效控制居民部门杠杆率过快上升趋势。坚定不移地整治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积极推动银行资产‘回表’,同时充分考虑市场反应,合理把握好工作的节奏和力度。严厉打击各种庞氏骗局、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金融行为。”

■ 焦点

“整合”备受关注 监管将“无缝”衔接

除了表面上的银保监会挂牌之外,记者4月8日从一些保险监管和行业人士处了解到,原两会职能部门、地方保监局和银监局的整合也备受关注。

记者此前获悉,3月29日银保监会召开改革领导小组会议表示,抓紧研究制定机构具体组建方案,按程序报经批准后组织实施。要在改变职责上出硬招,积极作为,结合机构改革,加快内部职责和业务整合。

保监会原副主席周延礼此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一般情况下,机构改革方案出来后,肯定会有“三定”方案,即定职能、定机构、定编制。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职责整合,市场可能会出现空当期,但是监管绝对会无缝隙的衔接,以确保市场平稳健康的运行。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建议,两部门要深度融合,应该有机结合成为一拨人,重新组织部门。比如说消费者保护,根据资产规模,对存款户和买保险的消费者进行统一保护。

■ 专家观点

严监管将持续 对股东持股将准确把握

在银保监会合并的过程中,针对银行、保险业违规行为的监管处罚仍在持续。据媒体统计,今年3月各级银监部门披露了81张罚单,其中各级银监局披露39张,银监分局披露42张,合计罚款1844.6万元。从总体来看,各级银监部门在第一季度共披露了888张罚单,相比2017年第一季度的407张增加一倍多,合计罚没10亿元,同比增长13倍。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仅在2018年春节假期后,保监会开出19张罚单,另有地方保监局做出的近50项处罚。

“在合并之前,保监会、银监会都是按照国务院的要求,严防金融业风险。揭牌后还未有具体的监管政策,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还是严监管。具体来说,合并之后,可能针对公司治理、公司股权监管的规则会比以前更清晰。”对外经贸大学教授王国军8日向记者表示,以前由于分属于不同的监管部门,都有监管空白,有罩不到的地方,现在对银行、保险布的监管网会更加严密,在穿透资本背后的复杂的持股关系后,对实际控制人的持股情况、资金运作,会有更清晰准确的把握,这块的风险也会随之降低。

王国军认为,在业务方面,银保之间的融合可能会进一步加速。“原来分业监管,两块业务融合中不顺畅、比较扭曲的一些地方,在监管融合的过程中也可能逐渐得以理顺。”

新京报记者 陈鹏 侯润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