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了整个亚洲。
在这场风暴中,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对冲基金,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能量角色,同时引起了中国官方的重点关注。
集中力量干大事这句话,本应是中国最擅长的一句话,却成为当时金融领域无法实现的一个软肋。
也就是在那一年的…

  证券时报记者 李湉湉

  谁动了我的奶酪(之二)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了整个亚洲。

  众禄昨日开卖基金,成为首家正式进入实际操作阶段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基民只要登录众禄投顾旗下的众禄基金网或基金买卖网,就能以低费率买卖基金并体验到专业投顾服务。

  记者 高丽霞

  在这场风暴中,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对冲基金,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能量角色,同时引起了中国官方的重点关注。

  目前,包括博时、鹏华、融通、汇添富、国泰、景顺长城等在内的13家基金公司旗下公募产品都能通过上述两个网站在线买卖。6月底,众禄投顾的销售范围将扩展到至少22家基金公司旗下公募产品,最快年内,众禄的在线销售将覆盖95%以上的公募产品。众禄投顾董事长兼总经理薛峰介绍,展业初期,投资者暂时只能通过工商银行进行网上支付,不过,众禄和工行联合开发的系统稳定先进,且极具扩展性,接下来将陆续有几十家银行和支付系统接入其中,最终实现投资者可使用任一银行卡购买所有基金的目标。

  2008年到今年上半年,三年半的时间里,上证指数从5261.56点下跌到2398.37点,下跌幅度高达47.50%,A股市场缩水一半以上。在资本市场的这轮“绞肉机”里,中小基民无疑是最大受伤者。但伤得有多深?基金市场参与各方这期间获益情况如何?让我们看一组数据。

  “集中力量干大事”这句话,本应是中国最擅长的一句话,却成为当时金融领域无法实现的一个软肋。

  薛峰坦陈,尽管和多家基金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但要坚持投顾的特色,就不能以新基金认购为导向,“对于需要我们提供投顾服务的投资者,我们推荐的基金或者基金组合都来自众禄研究中心的基金池,只有在同类产品中历史业绩表现稳定良好的产品才有可能进入基金池。新基金由于没有历史业绩,如果不考虑基金经理的因素,一般不会作为推荐对象。”

  2008年到今年上半年,基民总共亏损了7101亿元,基金公司却收取了近600亿元的管理费,银行收取的托管费则高达188.23亿元,客户维护费也有84.87亿元,而券商也拿到了186.48亿元的佣金。显然,在这三年半的基金市场中,参与各方受伤的仅有小基民,基金公司、银行、券商均是赢家。

  也就是在那一年的11月14日,国务院颁布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

  据了解,在目前获批的8家独立基金销售机构中,众禄投顾是第一家正式进入实际操作阶段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此前有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称代销基金,只相当于和相关基金公司签订了“意向性协议”,并未开通实质性的上线交易。业内资深人士透露,其他独立基金销售机构步伐稍缓的原因有二:一是自身原有业务非针对公募,需要更长时间剥离和准备;二是监管层出于对资金监管安全的审慎性要求。

  “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纵观各大网站,各大金融机构,几乎所有的信息都是在告诉我们,要勤于理财。但理财的结果是什么?到底是谁偷了我们的“奶酪”?今天我们把“镁光灯”扫向为广大中小投资者理财的专业机构——基金公司。

图片 1

  “众禄是市场上唯一具有公募投顾实践经验的机构,只有众禄有过公募基金的实际销售经验。”一家已和众禄签订合作协议的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说。

  三年半基金公司给基民亏了7101亿

  顶着金融危机的压力,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在1998年3月正式成立。

  据了解,2006年3月,众禄推出国内首个一站式基金投资理财网上服务平台—基金买卖网;2007年,在监管部门的鼓励下,当时作为券商的子公司,依托华泰联合证券的交易平台、深圳发展银行的在线鉴权支付系统,进行了独立基金销售机构业务模式的探索。

  不管市场情况如何,不管基金公司是否给基民赚钱,基金公司的管理费依然照收不误。基金管理费也是基金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基民们最后也只是在为基金公司打工。基金公司“旱涝保收”的争议不绝于耳,但听起来还是有点抽象。

  历经20年的发展,截止2018年1月底,国内公募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从40亿增长至12.17万亿,产品数量达到近5000只、基金资管机构128家,累计为6亿基民盈利超过2.2万亿。

  工行深圳市分行电子银行部副总经理常斌介绍说,众禄和工行的资金监管模式被认为是业内最严格、最规范的监管模式,并得到证监会的认同和推广。

  让我们看一组数据。2008年到今年上半年,上证指数从5231.96点下跌到2398.37点,下跌幅度高达47.50%。尽管是专业的投资机构,但在这种趋势向下的资本市场中,基金公司也没有给基民们赚到钱。Wind统计显示,三年半的时间里,基金管理公司给基民亏损了7101亿元,但在“旱涝保收”的制度下,照收管理费592.86亿元。其中,银行在这三年半的时间里向基金公司收取的托管费高达188.23亿元,客户维护费则有84.87亿元,而券商收取的佣金也高达186.48亿元。

  但不管机构怎么回顾自己的光辉业绩,行业怎么展望自己的美好未来,对于很多基金投资者来说,似乎自己都是一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

  在这一模式下,客户资金在客户银行账户、公司基金销售归集专户、基金公司注册登记账户之间封闭运行,有效保证了客户资金封闭运行、定向支付;监督银行对每个客户的每笔资金变动明细及资金余额进行动态监督,完全杜绝了客户资金被挪用、占用、串用的可能;众禄与监督银行之间建立的严密的核对对账机制,与监督银行每天核对资金收付、余额信息,监督银行对资金划转金额与交易金额进行核对,对资金变动进行过程控制。

  2008年亏1.5万亿 侵蚀2007年全部利润

  20年了,你说你帮我赚到钱了,那么钱呢?

分享到:

  2008年由于股市的一路下跌,59家基金公司管理的424只产品累计亏损额度高达1.5万亿元,把2007年基金公司获得的1.11万亿元的利润全部抹杀。报告期内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的亏损分别为9740亿元和4057亿元。2008年受全球金融海啸影响,生不逢时的QDII基金同样损失惨重。统计显示,9只QDII去年累计亏损达到了505亿元。受益于债券牛市,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成为2008年仅有的两类盈利的基金,分别盈利92.55亿元和58.81亿元。

  1998-2000:行业初创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不过基金的巨额亏损并没有给基金公司坐收管理费带来任何影响,反而是基民亏得越多,基金公司赚得越多。数据显示,424只基金为基金管理人带来的管理费收入达307.32亿元,较2007年增长8.28%,再创年度管理费收入的历史新高。

  1998年3月5日,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率先成立,开创国内公募基金历史先河。

  从基金类型的角度分析,QDII、债券型及货币市场基金是管理费增长最快的三类基金,增幅分别达到196%、169%和109%。这主要是因为去年新发行了5只QDII基金,而受益于2008年的债券牛市,债券基金、货币基金净值有所增长。

  作为首批获准成立的“老十家”,按成立时间排列,还包括了南方、华夏、华安、博时、鹏华、嘉实、长盛、大成和富国9家基金管理公司。

  在基民发生巨额亏损的这一年,银行收取的托管费也高达53.74亿元,支付给券商的佣金也有44.31元。此外,银行还收取了43.66亿元的客户维护费。

图片 2

  2009年客户维护费比重上升

  当时正好是国际资本发起第二轮进攻的时间点,印尼再度爆发危机,为了防止突然状况出现,公募基金的筹备也在不断加速。

  在经历过2008年的巨额亏损后,2009年基金公司总算给了基民一点安慰。统计显示,2009年60家基金公司共管理着531只产品,合计为基民贡献利润9102.5亿元。基民为基金管理人带来的管理费收入达285.54亿元。其中,客户维护费为41.21亿元,占管理费的比例15.22%。

  1998年3月6日,首批两只封闭式基金“基金开元”和“基金金泰”同时宣布成立,募集规模均为20亿份。

  如果扣除2009年没有客户维护费的38只基金,60家基金公司的493只基金共支付客户维护费41.21亿元,较2008年下降2.45亿元,但在管理费下降幅度更大的情况下,客户维护费占管理费的比例增至15.22%。

  新东西总会让人感到不明觉厉,公募基金产品也一样。

  此外基金共向13家托管行支付托管费50.38亿元;支付券商佣金66.89亿元,较2008年的42.05亿元大幅增加59.1%,意味着基金的波段操作比较明显。531只基金2009年股票交易量为7.99万亿元,较2008年的5.09万亿元大幅提高,也超过了2007年的7.28万亿元。

  很多投资者把基金产品当成了新股,一拥而上抢购,认购期间冻结资金高达1616亿元,中签率只有2.5%。

  2010年利润急剧下滑 管理费照常上升

  当时北京二环的房子才2000元一平米,40亿元可以买到2百万平米,相当于2万套100平米的房子。

  2009年的幸福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2010年基民的幸福感就开始骤然下降,全年基金实现利润50.82亿元,仅相当于上年利润的0.56%。其中股票型基金全年亏损355.31亿元,混合型基金则实现了238.61亿元的利润,债券型基金也盈利58.77亿元,比2009年同期增长了42.99%。

  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把这钱拿来买房子,碰不碰上拆迁,都会成就不一样的人生。

  尽管利润大幅下降,但基金管理费收入却比2009年同期增长了5.84%,2010年基金管理人共获得管理费收入302.19亿元。股票型基金尽管作为2010年的亏损大户,但却为基金公司提供了161.36亿元的管理费收入,超过全行业总收入的半壁江山。混合型基金则贡献了99.98亿元的管理费收入,和2009年基本持平;债券型基金的管理费收入为6.74亿元。

  这个阶段的公募基金刚起步,品种仅有单一的封闭式基金,三年来的基金份额只有107亿元、575亿元、846亿元。

  数据显示,2010年基金公司向券商支付的交易佣金为62.4亿元;向托管银行支付的托管费为53.28亿元。与此同时,客户维护费用的比例与2009年相比上升0.66个百分点。其中交银180治理ETF联接基金客户维护费支出最高,占比为293.55%。

  22001-2007:快速扩张

  2011年上半年基金投资人日均亏损9.50亿

  随着亚洲金融风暴的平息,中国经济再次起飞,GDP增速也开始向两位数迈进。

  统计数据显示,由于市场疲弱的拖累,61家基金公司的763只基金上半年亏损1254.33亿元。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分别亏损789.45亿元和478.55亿元;债券型基金和QDII基金也未能幸免,分别亏损6.01亿元和5.66亿元;只有货币市场基金和保本基金保持盈利。

  经济好转给了公募基金很大的发展机遇,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公募基金进入了快速扩张周期。

  如果按每月22个交易日粗略估计,相当于基金投资人每天亏损9.50亿元。而基金公司收取的管理费仍达149.22亿元。银行、券商也均分得一杯羹。Wind数据显示,银行上半年收取的托管费为28.93亿元,占基金管理费的比重高达19.39%;此外基金公司还向银行提供了24.83亿元的客户维护费。券商收取的佣金费则为29.11亿元,占基金管理费的19.51%。

  2001年9月11日,首只开放式基金“华安创新”限量50亿发行。

  基民十年获益6800亿 支出各类费用则有2066亿

  虽说是“总量控制,限额发号,空号预约,凭号认购”,但是首发当天,多地银行网点还是出现万人排队的景象。

  不过如果将时间的纵轴放得更长,从2001年第一只开放式基金成立至今,十年的时间里,基金市场参与各方均实现了正收益。其中基金投资者利润总额6800.63亿元,付给基金管理费总额1506.54亿元,银行托管费总额264.83亿元,佣金支出总额295.01亿元,总计约2066.38亿元(即其它参与方收益)。基金投资者利润总额与基金管理费总额比为4.51:1,基金投资者利润与其它参与方收益比为3.29:1。分年度来看,基金投资者在6个年度实现正收益,其余年度未实现正收益。

  随着2002年9月社保基金首次进行“选秀”工作,入选社保管理人的公募基金更是开启了公募基金的职能新时代。

  从各类型基金的利润情况来看,股票型基金盈利最多为3634.23
亿元,混合型基金次之2821.5 亿元,债券型基金308.58 亿元,保本型基金118.2
亿元, 货币型基金236.14 亿元,QDII
因成立后就经历百年不遇的国际金融危机洗礼,整体至今未能给投资者带来正收益,利润为-317.99
亿元。

  而且在2003年10月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以法律形式确认了基金业在资本市场和经济的地位。

  建议管理费与业绩挂钩

  炒股不如买基金”这句话,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成为整个行业的口头禅。

  从目前基金业的盈利模式看,基金公司收益的绝大部分来自于对旗下基金提取的各类费用,包括基金管理费和部分申赎费用等。因此,基金公司的收入与其管理的资产规模直接相关,却和基金业绩的关系并不密切。

  当时理财市场基本上是银行理财和公募基金二分天下,公募基金的急速扩张开始引起银行业的注意。

  尽管基金管理费的提取遵循了当初的契约,在行为上并无不妥之处,但投资者依然颇多抱怨。基民亏损这么严重,作为“代人理财”的基金公司却“旱涝保收”,于情于理似乎都有失公平。更让投资者担心的是,在基金业绩表现这么差的情况下,基金公司同样可以获得丰厚收入,它们还会有足够的动力和压力去提高投资业绩吗?

  2005年7月5日,首家由国有商业银行发起的银行系基金公司工银瑞信基金正式成立。

  近几年公募基金发展速度很快,但激励约束机制的缺失,已经给其发展带来一些隐患。如不少优秀基金经理纷纷流向私募基金,就和公募基金缺少激励直接相关。此外,由于基金业绩不和基金公司收入挂购,已经使得很多投资者对基金公司产生“信任危机”,认为它们不会真正关注投资者的利益。

  在银行系参战和同业竞争下,2007年7月7日南方基金以合资的方式成立首家走向海外的内地基金管理公司。

  当然,加大对基金公司的激励约束,并不是要求基金公司承受与投资者完全一样的市场风险。不管市场如何波动,基金公司作为代客理财的机构,都需要基本的收入保障以维持运转。而且,如果激励不当,也可能造成基金片面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机会。

  此时恰逢是中国资本市场上首次大牛市出现的时间节点,公募基金的急速扩张周期演变成跨越式发展。

  对此,有专家建议,基金公司的收费可由较低的固定费率和浮动报酬两部分组成,浮动报酬只有在基金净值跑赢一定的业绩基准后才能提取。这样,既保证了基金公司正常运转所必须的开支,又能够体现“能者多得”的原则,无疑比固定费率制更加合理。

  说起来很搞笑,经济一片向好,资本市场一片盛况,但是类现金工具却遭遇巨额赎回,面临流动性危机,居民存款也开始出现搬家现象。

分享到:

  大量的钱涌进公募基金,
2007年公募基金规模首次突破3.27万亿元,单单是2006和2007年的两年时间,基金规模增长598.25%。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32008-2012:陷入瓶颈

> 相关报道:

  2007年10月16日上证指数暴涨至历史最高点6124点,随后遭遇次贷袭击。

  股市的暴跌,造成了公募基金的巨震。

  “生不逢时”这个词,恰好可以用在QDII基金上身,刚出生就遇上了次贷危机,净值近乎腰斩。

  而恰巧在2008年的时候,公募基金又爆出了唐建案,成为证监会对基金开出的第一张“老鼠仓”罚单。

  2009年融通、长城、景顺长城等等多个公募基金,再次爆出“老鼠仓”事件。

  其实早在2000年10月,公募基金就开始游走在灰色地带。

  当时的《财经》杂志,刊登了一篇名为《基金黑幕——关于基金行为的研究报告解析》的文章,直指基金造假乱象。

 

  股市玩的手段,被公募基金照搬到基金上面,手段还更为夸张。

  “老鼠仓”事件把公募基金的信任感完全击溃,在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公募基金进入了长时间的沉寂阶段。

  4 2013-至今:迎来新生?

  2013年发生了两件事,把公募基金从角落里拉了回来。

  第一件事是修订后的《基金法》正式实施,对券商、保险、私募等进军公募基金打开了闸门,并于同年11月6日中国人寿(行情601628,诊股)成立第一家保险系公募基金。

  第二件事是余额宝横空出世,余额宝的成功让天弘基金实现弯道超车,并且开启了互联网金融元年。

  随着货币基金和债券型基金异军突起,公募基金重新进入一个快速扩张时期,两者之和在2017年已经占到公募基金总规模的75%。

  余额宝在2017年这一年里首次突破了1万亿大关,成为史上最大的货币基金。

  2017年又是公募基金的多事之秋,机遇和危机并存。

  在这一年里,首批FOF基金获批,基金中的基金资产配置模式开始出现,改变了公募基金以往的产品形态。

图片 3

  这一年同时也是国内金融去杠杆的一年,虽然资管新规落地,但是新规对公募基金的整体影响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大。

  因为基金产品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牛熊轮转,赚的亏的产品不少,但是盈亏自负的理念灌输却做得特别好。

  一方面公募基金起步早,当时有这钱的都不会是普通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要么是中产知识分子,要么是经历股市风雨的投资者。

  另一方面,公募基金成立将近5年后,直到2003年6月才出现第一只保本避险产品。

  产品多样化也是公募基金天生具有的优势,想要什么风险和收益,基民自己拿捏。

  正因为这些工作做得太好了,公募基金这20年里,基民不管赚钱还是亏钱,都默默承受着一切的结果。

  你几时看过基民投资亏损了去闹事维权的?顶多也就是骂骂娘然后就忍痛割肉了。

  而那些成功靠基金赚到钱的案例,对于勤劳、勇敢、善良但又极其好赌的国人来说,似乎过程又太过于冗长、麻烦且不够省心。

  与其选择做时间的朋友,更多人愿意做运气的朋友。

  5 农夫心态:基金投资的关键

  讲白了,20年无风险套利的国内理财市场,已经把中国投资者宠坏了。

  既要高收益和短平快,还要零风险,出了问题必须兜底,不然就觉得机构在坑人、监管在放任、政府没尽责。

  但金融市场本就是机遇与风险并存的搏杀之地,哪有这么多好事等着你?

  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之后居民财富的快速增长,投资理念和投资教育的缺位,也使得多数人把投资当成了一种赌博。

  大多数投资者的基金投资行为呈现出强烈的顺周期特性,把基金当炒股一样“追涨不杀跌”,这是导致公募基金20年发展历程中,投资回报与投资者回报长期背离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实际上,截至2017年末,公募基金中的标准股基、混合偏股、封闭偏股、标准债基、普通债基年化收益率达到28.52%、26.1%、19.03%、3.77%、6.97%。

  要知道,股神巴菲特的长期年化收益率也就20%左右,中国公募基金20年交出的答卷,完全称得上优秀。

  明明有专业的投资成效,却难以获得投资者认可,这成了中国公募基金行业20年的最大心病。

  众生芸芸,很难指望每个人都能克服人性的弱点,成为一个理性的投资者。而机构和渠道在投资者教育和投顾服务上的缺失,是导致公募基金20年,基民一直没赚到钱的另一大原因。

  讲白了,多数基金公司只负责把产品推出来卖出去,至于投资人到底懂不懂,到底什么时候该买什么时候该卖,根本不是公司关心的问题,只要能赚手续费就行了。

  在基金的销售渠道方面,比如银行,由于考核指标的硬性要求,99%的银行客户经理除了会背那些标准的基金销售话术之外,也根本做不到对于客户的跟踪和服务——偏偏后续的投顾服务在基金的销售过程中又是如此的重要。

  自2016年开始,包括银行和三方基金销售平台在内的渠道方,开始以智能投顾的方式来解决投后服务的问题,但这种在国外已经开始奏效的模式,在中国却水土不服,成为“风口上的猪毛”,经不起市场的考验。

  菜导觉得,要改变这种基金赚钱基民不赚钱的现状,必须由基金公司、销售渠道、投资者三方共同努力。如果基民们像韭菜一样被一茬一茬地收割,到最后只会是三输的局面。

  基金投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保持“农夫心态”:该种的时候种,该收的时候收,该休息的时候休息。

  所以,要么是专业的投资人能够自己掌握好这个度,要么就是机构来帮助投资人达到这一境界。

  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公募基金的未来再光明,实际上也不过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势必难以长久。

  但愿每一位基民,都能“把投资交给对的人,把时间交给爱的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菜鸟理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