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A股市场耕耘六年,国海富兰克林首席基金经理张晓东以良好业绩向外界展示了投资“长跑健将”的形象:晨星数据显示,至2010年底的四年半时间里,他给国富弹性基金的投资者带来283.23%的总回报,这一回报率在股票型基金中排名前4%,被晨星评为三年期五星级基金;他从2008年7月起掌管的另一只基金国富价值创造了83.85%的总回报率,排名居股票型基金前8%。

  国海富兰克林首席基金经理 张晓东

图片 1
  张晓东,19年证券从业经验。现任富兰克林国海弹性市值基金与富兰克林国海深化价值基金基金经理。曾任中信资本投资管理公司(香港)董事,创立并管理中信资本大中华基金,美国纽堡太平洋(7.67,0.18,2.40%)投资管理公司(Newport
Pacific)高级投资经理,创立并管理纽堡大中华基金;中欧管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前身)中方院长助理。

  除稳健业绩之外,张晓东的鲜明风格与独特个性也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多年来坚守价值投资理念;一直实践着大量阅读、第一线拜访公司和独立判断的工作方式;深入体察社会以扩大自己的投资视界……

  今年我们将采用自上而下以及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策略来挖掘行业和个股。

  □本报记者 曹淑彦

  先观社会再言投资

  相对于目前不少基金通过预测市场来做投资,我们更为注重通过灵活应对市场来获取业绩,因为市场总是充满不确定性、不可预测的因素,而以灵活应对市场来获取业绩则更符合客观情况。

  健谈、善思是张晓东给人的第一印象。他的标签绝不仅仅是一位基金经理,更是一位拥有理想主义情怀的投资经理,不断试图打破惯有的局限去探索另一片“征途”。

  与张晓东交谈,会感受到他思维的发散和视野的开阔,所谈绝不会局限于投资,而是延伸到生活、内心以及社会。他的气质更像一位抱有理想主义情怀的学者,在交流投资之余,愿意与听者分享他对当下社会的求索与认识。

  比如国富弹性市值、国富深化价值这两只基金在去年都大比例重配了房地产股,就是根据市场情况适时作出的策略调整。事实证明,地产股在去年年末产生的一波反弹,确实为这两只基金的业绩贡献良多。

  发散思维和开阔的视野令张晓东能够在股票投资中收放自如,自2006年开始担任国富弹性市值股票基金经理,该基金2007年、2008年均获得股票型金牛基金,并以5年114.77%(天相投顾数据)的超额收益率摘得2011年“五年期股票型金牛基金”。今年以来国富弹性延续了较好业绩,取得逾10%(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5月31日)的收益率。

  事实上,在30岁踏入资产管理行业之前,这位上海交通大学应用数学系的毕业生,一心想对社会有更多的了解,曾经下过棉纺厂实习,做过政府培训班的管理者、会计学教师,在彩电企业做过销售,并把彩电贸易做到了非洲和中东。而硕士阶段研习亚太政治经济的经历,也让他一直对国际政治经济大格局的发展演变保持着浓厚的兴趣。

  当然,我们灵活应对市场之道不仅仅表现在逢低买入,同时也表现在逢高卖出。比如在地产股涨了一波后,上述两只基金就将地产股的持股比例大幅下调,以规避股价高位下跌的风险。

  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

  他说,业内都了解自己选股思路是“自下而上”,但其实更多时候他思考的是“自上而下”的社会和经济问题,这种思考不见得马上会落实到具体的投资机会上,但却影响着他对行业和公司选择的长期决策,是提升投资境界的必修课。

  根据市场实际情况前瞻性地做资产配置使得这两只基金都收获了不错的业绩。但这只是对短期波段的把握,要想获得长期业绩,还需要一种更稳健的投资理念来支撑。价值投资理念,就是业绩背后的深层逻辑。

  进入张晓东的办公室记者首先注意到一本书《征途——挑战库布齐沙漠》,书中记录了他作为上海基金业户外俱乐部的组织者,所组织的沙漠徒步旅行。“我注重丰富的人生经历,好奇心强,接受挑战。”张晓东在《征途》回忆录中写道,“追梦,并实现梦想的感觉真好!”

  美国股市过去十年的投资回报为负(标普500指数2000到2010年下跌13%,不计入分红),但是仍有一小部分基金经理表现不错,原因正是由于这些人始终关心整个社会政治、经济的深层次问题。张晓东关注的范围也非常广泛和深刻,不仅仅是2011年的问题,而是更为长远的趋势;不仅仅牵涉投资,而是囊括了社会的诸多方面,甚至是整个国家的前途命运。例如中国会否因收入分配不均而导致经济发展受挫,像拉美国家一样徘徊不前,人均GDP难以从目前的3000美元跃升至10000美元;中国会否因与发达国家的价值观差异而造成它们的共同提防,难以和平崛起。张晓东认为,像这种自上而下的考察,如同登高望远,能使自己的投资视野更为宽广。

  任何投资策略,最终都要落到选股上。我们通过在选股中贯彻价值投资理念,实现了长、短期业绩间的平衡。而所谓的价值投资,就是不依赖概念炒作、内幕消息,而是根据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增长、市场份额、产品市场竞争力等基本面来精选个股,最终获取企业成长的收益。国海富兰克林基金的外方股东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集团把其定义为“基本面驱动的投研模式”,在60多年的全球投资中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也是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投研核心理念之一。

  张晓东认为行万里路等于读万卷书。他广泛游走于城市和乡村之间,切身观察。虽然不见得马上会有投资机会,但却影响着他对行业和公司选择的长期判断,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

  也正是怀着一颗对社会的关切之心,张晓东会在业余时间做一些看似与投资无关的事情,只是为了倾听这个社会最直观的声音,触摸这个时代最真实的脉搏。2010年四、五月间,他就曾在安徽乡村进行过一次农村调研,以更为深入地了解新农村建设的实际情况,体会中国的城镇化如何与农村建设联系起来。

  海通证券统计显示,截止到今年1月底,国富弹性市值基金最近3年净值增长率排名第13位、国富深化价值基金最近两年净值增长率排名第16位。而晨星数据显示,这两只基金自成立以来的业绩分别排名50只同类产品前4%和132只同类产品的前8%。

  作为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微博)公司的首席基金经理,张晓东有长达19年的美国、香港和国内金融从业经验。他管理的国富弹性市值股票基金从2006年6月成立至2011年底的5年半时间,为投资者带来了195.67%的总回报率,并获得2011年晨星五年期股票基金的五星评级。张晓东管理的另一只国海富兰克林深化价值股票基金也获得了晨星三年期的五星评级。谈及发掘优质公司,张晓东只用两个字回答,“3G”。

  一方面是亲身观察,另一方面则是广泛涉猎。在张晓东的书架上,不乏当代政治、经济、科技、艺术、旅游甚至是时尚等领域的书籍。他也表示,喜欢独处的自己与业内的私下交流很少,因而拥有较多的个人阅读和思考时间。除了读书之外,他会翻阅大量的报章,包括财经和各行业专业刊物以及都市生活报道,通过大量阅读和实地考察形成自己的独立判断。

  对于2011年的投资机会,今年我们将继续发挥国海富兰克林基金灵活应对市场以及坚持价值投资这两大投资优势,以寻觅A股市场中的投资机会。尽管各种不确定因素让2011年的A股市场很难有趋势性投资机会,但由于我个人擅长逆向思维和投资,却反而很喜欢这种市场格局。具体来说,今年我们将采用自上而下以及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策略来挖掘行业和个股。

  多年来积累的阅历让他能够更为容易地发现一些不引人注目的优质公司。一直以来,他的选股方法都是“3G选股法”,即“good
business”、“good people”和“good
price”。好的生意、好的经理人和好的价格都考验了基金经理的功力,这需要建立在理论和实践的累积上方能形成一种独特的敏锐感。当然,实践中三者同时具备的标的很少,基金经理需要在三种因素中权衡。

  张晓东表示,这种做法其实是深受巴菲特的影响。“巴菲特的公司总部就13个人,研究员很少,所以巴菲特的投资主要依靠大量的阅读。我向巴菲特学习,也是通过大量阅读和对社会的体察来作出自己的投资判断”。

  自上而下的策略就是根据宏观经济环境灵活判断各个行业的投资机会,比如去年大消费、新兴产业的表现都比较好,但目前估值已经偏高。而钢铁、水泥这些周期类行业却由于受政府保护或行业整合的大环境利好,在未来会涌现出更多的投资机会。

  在发掘优质公司方面,张晓东强调识别标的公司的业务壁垒或护城河,注重公司无形资产的定性判断。在调研三一重工(微博)中,有一次他发现该公司年度获奖的展示橱窗中,获奖的都是从班组长到总工程师的技术线的优秀员工,这就说明这家公司非常注重研发,其研发能力必然会很强。而这种强烈的感受是无法仅凭读研究报告获得。

  多年来积累的阅历也让他能够更为容易地发现一些并不引人注目的优质公司。一直以来,他采取的选股方法是“3G选股法”,即“Good
business”、“Good people”和“Good
price”。这种做法听上去并无十分特别之处,但显然,考验基金经理功力的是如何甄别和判断什么才是好的生意和经理人,这仍然要建立在阅历和悟性上。

  自下而上的策略,则是根据Good business:良好的行业和企业基本面,Good
people:有诚信的、有经验的管理层以及Good
prize:合理的定价这三个维度来精选个股。

  价值投资改良版

  坚守价值逆向而为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张晓东一直以来秉承价值投资理念行走资本市场。他说,“无论是国海富兰克林的公司理念还是自己的个人理念,都是稳健为先,注重长期业绩。”这些年他的投资理念经受了市场考验,同时也在实践中修正。

  投资风格深受巴菲特影响的张晓东,一直以来秉承价值投资理念行走资本市场。他说,无论是国海富兰克林的公司理念还是自己的个人理念,都是稳健为先,注重长期业绩,不会因为短期业绩排名的压力而被市场趋势所裹挟。这些年他的投资理念经受了市场的考验,没有动摇。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张晓东讲述了他对价值投资的反思。传统的价值投资是自下而上选股,着重于个股的价格与价值的比较,我们平时看到的是价格,价值需要研究来评估。价值投资重选股,不重选时(即仓位的调整)。

  张晓东把自己的投资风格归纳为不争第一、不熟不做、偏重优质、估值第一、长期持有、相对集中,此前这被媒体贴切地命名为“六脉神剑”。多年来,任凭市场牛熊更迭、风云变幻,他一直遵循着这一套价值观和方法论。

  “影响股价有三个因素:公司基本面、市场流动性和投资者情绪,这些因素交互影响。中国的投资者要求基金经理控制系统性风险,当这种风险反映在流动性和市场情绪上时就需要对仓位作调整;而由于某些政策可能对行业产生大幅影响,因此投资时又需要对行业进行调整。”他具体解释说。

  拿2010年来说,市场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结构性行情,诸多基金一边倒地重押消费和新兴产业,但张晓东采取的仍然是有攻有防的操作策略,组合中有大消费和新兴产业,但也在适当的时候配置了一些周期类行业。从当年来看,根据晨星数据,国富弹性和国富价值分别取得了4.86%和10.56%的收益,在可比的230只基金中排名第80位(前1/3)和第44位(前1/5)。如果单论这一年,业绩并不十分耀眼,但张晓东认识到,“如果我总是想着第1名的话,那么2010年全部配中小盘个股,2011年开年就可能会排在最后,对于投资者来说,基金业绩大幅波动就是风险。”在他看来,投资是场马拉松比赛,不一定要每年都是领跑者,只要每年都保持在前1/2的位置,3年下来就是前1/8,甚至有希望进入前10%,那么这就是一只五星级基金。他管理的两只基金自成立以来各自在同类股票型基金中名列前4%和前8%,非常靠前。而谈到长期持有和相对集中,他表示,自己管理的两只基金2010年换手率仅在130%左右,投资组合中的股票通常少于35只。

  张晓东依据中国的资本市场环境特点,对传统的价值投资在实践时进行改良,取得了良好的长期业绩。“我的价值投资改良版不仅仅是自下而上选股,还包括仓位和行业的调整。除极个别情况下需要大幅仓位调整外,平时影响基金业绩主要的是个股选择和行业配置。”

  这种不改初衷的坚持,让张晓东能够在市场喧嚣中作出冷静的独立判断,也因此常有与多数人不同的逆向投资决策产生。2010年11月和12月,在房地产调控未见放松、市场仍在犹豫和观望的情况下,他开始重配地产,自己管理的两只基金分别配到了16%和18%的比例,这在公募基金中相当少见。张晓东分析认为,在高通胀、负利率的背景下,尽管面临政策的调控,房地产市场仍然是资金重要的流向之一,而自己之所以重拳出击地产股,是因为判断房产税的力度很可能低于预期,从而引发地产股的上涨。如今回头来看,这是一个有效的决策,地产股在岁末年初走出了一波行情。目前张晓东虽然逢高减持了一部分地产股,但配置比例仍然较高。

  张晓东将投资比作足球比赛,全面进攻和全面防守的打法都不行,必须攻防兼备。若要取得长期良好的业绩,就应当合理配置组合中进攻和防御的行业和个股。在他看来,目前医药股可以作为长期投资,攻防兼备。地产是“攻”,今年初张晓东超配了房地产股,年初以来地产股的一轮上涨也对其基金业绩贡献颇多。“长期投资做得好的基金经理都注重攻防兼备。极端的个股选择、行业配置和仓位可能会为基金带来短期亮眼的业绩,但是业绩波动会较大,长期来看业绩未必理想。”

  当然,张晓东的组合中也有市场上的一些明星个股,但他强调,自己和其他市场参与者的做法仍有所不同,跟随市场概念或趋势的人或许只是蜻蜓点水地拿一些,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撤出,而自己则是经过充分研究之后重拳出击,因此最终效果并不比别人差。

  对未来中国三年的经济转型,张晓东显得谨慎,但是他认为市场仍不乏优秀的公司。“我关注的行业很广泛,有的具有套利机会,有的值得长期持有。”

  谈及2011年的市场,张晓东笑言:“我最喜欢这样的市场,因为这样的市场比拼的就是自下而上的选股能力。大消费和新兴产业估值偏高,而周期类行业又受到宏观政策的影响,2011年看不到整体趋势,但是不缺乏投资机会,而这些机会要靠真功夫才能挖掘和把握。”

  倡导健康兼济行业

  从业多年,张晓东对于基金行业的热点问题和发展趋势也有着深刻的思索。更为重要的是,在投资之外,他正在身体力行做一些事情,希望能推动这个行业的些许改变。

  除了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公司首席基金经理之外,他特别提到了自己的另外两个身份,一是公司的职代会主席,二是刚发起的上海基金业户外活动俱乐部的组织者,正策划着5月份在内蒙古3天80公里的沙漠徒步旅行。

  作为公司职代会主席以及投研部门的创始人之一,张晓东对于公募基金业人才外流现象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并且多年来一直以自己的理念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部门的文化。他说,国海富兰克林的基金经理团队非常稳定,是因为形成了一套文化体系:一是充分授权,投资决策完全扁平化,基金经理得到了100%的授权,仓位、行业配置和个股选择在任何时候都不会遭遇总经理、投决会和投资总监的干预。基金经理可主动买入某只个股达基金净值的7%,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批准,而自由度不够正是很多基金经理“公转私”的原因;二是平等相处,某个人在部门得到尊重或者提升,并不是因为年龄或者资历,而是因为人品或者业绩。作为公司职代会主席,张晓东说,他致力于推广这种自由、平等的公司文化,希望员工能受到尊重和保护。更为具体一些,他不认同末位淘汰等负面激励方法,而主张通过正面激励的方法激发大家的积极性;他也不认同设立双基金经理(除混合基金外),尽管这可以使跳槽带来的业务衔接更顺利,但这种做法会导致基金经理缺乏安全感,而优秀的公司文化应当给人安全感。

  在公司之外,张晓东也希望能为整个行业做点什么,最近他思考得比较多的是从业人员的身体健康问题。他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十分简单健康:大量时间用于阅读;周一到周五晚上以及周末几乎没有应酬;没有买汽车,坐地铁或骑着自行车与朋友见面;在市场大跌的日子并不会纠结于盘面,而是早点入睡,第二天早早起床。但他同时也意识到,因为承受着较大的投资压力,基金行业中不少人处于亚健康状态,工作中也免不了焦虑不安的情绪。因此,作为上海基金业户外俱乐部的组织者,他正在筹划俱乐部的首次活动——4月底5月初的沙漠徒步旅行,以此推广健康投资和健康生活的理念。这次活动行程安排为3天80公里,参与者以上海几家基金公司的投研人员为主,预计会有近30人参加。“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提高从业人员的身体素质,推广健康乐观、勇于探索、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张晓东表示。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