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根据央行披露的最新《2018年金融机构信贷收支统计》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达8.8万亿元,仅前三个月新增结构性存款1.84万亿元,已超2017年1.8万亿元的全年新增规模。
对此,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昨日对《证券日报…

结构性存款激增 是穿“马甲”的高息揽储搬来的?

北京5月18日 –
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增至9.15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年底规模6.95万亿新增2.2万亿元,涨幅逾三成。

  根据央行披露的最新《2018年金融机构信贷收支统计》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达8.8万亿元,仅前三个月新增结构性存款1.84万亿元,已超2017年1.8万亿元的全年新增规模。

■本报记者 傅苏颖

据央行网站披露的2018年金融机构信贷收支统计显示,仅今年前三个月,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就已新增1.84万亿元,已超2017年1.8万亿元的全年新增规模。

  对此,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结构性存款规模激增的背后是资管新规下银行表内理财向结构性存款转化的内在需求。

根据央行披露的最新《2018年金融机构信贷收支统计》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达8.8万亿元,仅前三个月新增结构性存款1.84万亿元,已超2017年1.8万亿元的全年新增规模。

对于结构性存款规模激增,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表示,结构性存款规模激增的背后是资管新规下银行表内理财向结构性存款转化的内在需求。由于去年年底资管新规对银行表内理财,也就是保本理财业务形成冲击,为了表内理财业务谋求转型,结构性存款作为替代品而受到较大青睐。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综合来看,结构性存款激增的原因是复杂的,究其根本主要在两点上:一是金融脱媒的背景下、互联网第三方平台和货基等产品分流走银行的储蓄;二是用来增加负债的银行理财将被资管新规重新规范,银行不得不寻求其他方式。

对此,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结构性存款规模激增的背后是资管新规下银行表内理财向结构性存款转化的内在需求。

她并认为,激增的结构性存款中也存在一定规模的“假结构”,即存在并未真是挂钩衍生品的“假结构性存款”。实际上比较典型的结构性存款包括利率挂钩型、汇率挂钩型、股票挂钩型、商品挂钩型等,尽管挂钩的衍生品不尽相同,但基本结构为“存款+期权”。

  李奇霖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目前扩张的趋势和市场产品来看,是存在以结构性存款为名,但是行高息揽储之实的“假结构性存款”现象。这些产品背后的本质是银行提高银行内部的资产转移定价,向客户承诺高利率。

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综合来看,结构性存款激增的原因是复杂的,究其根本主要在两点上:一是金融脱媒的背景下、互联网第三方平台和货基等产品分流走银行的储蓄;二是用来增加负债的银行理财将被资管新规重新规范,银行不得不寻求其他方式。

所谓“假结构性存款”就是由于期权触发的可能性极小或者收益率基本固定。主要由于投资者对于风险与收益的错配预期的存在,由于银行的结构性存款客户基本上为大客户,对于收益率的波动较为敏感,为防止客户流失,尤其是客户粘性较弱的部分银行不得不大量发行“假结构性存款”。

  李奇霖表示,后期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可能会从三个方面入手:限制没有衍生品资质的机构发行结构性存款或者结构性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或结构性理财产品绑定的衍生品是否真实存在,限制表面是结构性存款设计,实质并没有进行衍生品投资交易的情况;审查结构性存款的行权条件是否是大概率甚至确定性事件,限制行权条件是“确定性事件”的假结构性存款。

李奇霖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目前扩张的趋势和市场产品来看,是存在以结构性存款为名,但是行高息揽储之实的“假结构性存款”现象。这些产品背后的本质是银行提高银行内部的资产转移定价,向客户承诺高利率。

“‘假结构性存款’的存在不利于银行打破刚性兑付。”武雯指出。

  前华夏银行金融市场部产品经理罗祉琦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假结构性存款”现象跨越了存款业务和理财业务的边界,与资管新规不允许开展表内保本理财业务的根本精神相违背,有资管新规过渡期内钻监管空子和套利之嫌。

李奇霖表示,后期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可能会从三个方面入手:限制没有衍生品资质的机构发行结构性存款或者结构性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或结构性理财产品绑定的衍生品是否真实存在,限制表面是结构性存款设计,实质并没有进行衍生品投资交易的情况;审查结构性存款的行权条件是否是大概率甚至确定性事件,限制行权条件是“确定性事件”的假结构性存款。

她强调,随着监管细则的出台,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增长将有所回落。预计在目前严监管的背景下,结构性存款业务的管理规则将很快落地,在销售流程、协议文本及投资者风险提示等方面将进一步作出明确指导,“假结构性存款”生存空间将受到挤压,有利于银行业进一步打破刚性兑付,同时银行业负债端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最后,武雯认为,随着监管细则的出台,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增长将有所回落。预计在目前严监管的背景下,结构性存款业务的管理规则将很快落地,在销售流程、协议文本及投资者风险提示等方面将进一步做出明确指导,“假结构性存款”生存空间将受到挤压,有利于银行业进一步打破刚性兑付,同时银行业负债端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前华夏银行金融市场部产品经理罗祉琦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假结构性存款”现象跨越了存款业务和理财业务的边界,与资管新规不允许开展表内保本理财业务的根本精神相违背,有资管新规过渡期内钻监管空子和套利之嫌。

实际上,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在2017年下半年即有较为迅猛的增速。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最后,武雯认为,随着监管细则的出台,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增长将有所回落。预计在目前严监管的背景下,结构性存款业务的管理规则将很快落地,在销售流程、协议文本及投资者风险提示等方面将进一步做出明确指导,“假结构性存款”生存空间将受到挤压,有利于银行业进一步打破刚性兑付,同时银行业负债端压力将进一步加大。

结构性存款的设计一般为“存款+期权”,基于嵌入的衍生品工具可划分利率、汇率、商品、股票、信用等挂钩型产品,形成“低风险低收益+高风险高收益”资产组合。收益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是与标的资产的价格波动挂钩的收益,能够使存款人在承受一定风险的前提下,在基础收益之上获得较高投资收益。

更多

发稿 李文科; 审校 林高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