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又一件基金经理“老鼠仓”案浮出水面。通过深交所交易监控系统的监控,有一个资金总量达10亿元的账户,与博时精选的仓位高度重合。监管部门顺藤摸瓜,还查出了另外一个隐秘账户,该账户可能由博时精选原基金经理马乐间接控制,账户资金从不到1000万元通过股票操作炒到了3000万元。如果事情属实,这将是公募基金史上最大的老鼠仓。

  皮海洲

  新《基金法》打开了基金经理炒股的大门,但不论是作为基金经理还是作为基金公司或是监管部门,对于基金经理炒股一事还是需要保持慎重。必须加强监管,让基金经理炒股透明化。只有如此,才能真正体现证监会近年来所强调的“放松管制,加强监管”的行业监管思路。

  公募基金再曝“老鼠仓”,这无疑是一件发人深思的事情。毕竟从今年6月1日起,《基金法》已放开了基金经理及基金从业人员炒股的管制,基金经理只需要做好申请与备案工作,就可以名正言顺“开小灶”。但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基金经理还是开设“老鼠仓”,并且越搞越大,这足以表明,允许基金经理炒股,与清除“老鼠仓”是两回事。

  备受市场关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7月11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了《修订草案》全文,并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

财经资讯,  对于基金经理炒股一事,基金经理还是自律一些为好。虽然《基金法》开启了基金经理炒股的大门,但回归到现实中来,基金经理炒股难免会惹出各种各样的是非。

  基金经理炒股可能带来的利益与“老鼠仓”带来的利益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基金经理靠炒股获利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但“老鼠仓”因为有投资基金“保驾护航”,其获利基本上是有保障的。所以即便《基金法》允许基金经理炒股,但仍然很难挡住“老鼠仓”的诱惑。

  从《修订草案》的内容来看,“松绑”成为《修订草案》的主旋律。《修订草案》适当放宽了有关基金投资、运作的管制,并且开放契约型、理事会型的组织形式,非公开募集基金还可以采用无限责任型的组织形式。尤其引人关注的是,《修订草案》还为基金经理炒股“松绑”。除此之外,基金公司高管股权激励也得以厘清,《修订草案》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可以实行专业人士持股计划,建立长效激励约束机制”。并且,基金合并也在《修订草案》中被明确提出来。可以说,一部《修订草案》极大地保护了基金公司的利益,同时也很好地兼顾了包括基金经理在内的基金高管的利益。

  首先,基金经理炒股涉及基金经理乃至整个基金业的职业道德问题。基金公司本身就是代客理财的,其职责就是全心全意地帮客户理财。而作为基金的客户(也即基金持有人)来说,是为此支付了基金管理费用的。换一句话来说,在正常的交易时间内,基金经理等从业人员必须一心一意地为基金持有人服务。但基金经理炒股,这实际上是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内,基金经理在干自己的私活。这显然是有损基金业的职业道德的。特别是在目前基金管理费旱涝保收的情况下,基金公司一边收取了基金持有人的管理费,一边却允许基金经理等从业人员干私活,这种做法不仅有损基金业的职业道德,而且也有损基金公司的形象,进一步动摇基金持有人对基金业的信心。

  “老鼠仓”在中国股市屡禁不止,归根到底在于现阶段的股市制度给“老鼠仓”提供了滋生机会。因此,要铲除“老鼠仓”就必须从现行的股市制度着手。

  唯一没有兼顾到的是基金持有人的利益。从目前的现实来看,基金持有人无疑是冤大头。为了理财,基金持有人把自己的资金大把大把地交给基金公司,但结果却是,理财变成了“散财”。基金持有人的财富被基金公司亏掉了,而基金公司却还要从基金持有人的身上收取巨额管理费,基金经理因此拿着少则数百万、多则上千万的年薪。基金持有人用自己的亏损来把基金公司与基金经理“养肥”。正是基于这种现实,广大基金持有人才对此次《基金法》的修订寄予厚望,希望基金持有人的利益能够得到切实的保护。

  其次,基金经理炒股很容易与基金份额持有人发生利益冲突,引发各种是是非非。比如,基金经理买进自己打理的投资基金所持有的股票,如果是个人买在前,基金买在后,那么投资基金就有为个人抬轿的嫌疑;如果是基金买在前,个人买在后,那么这又有老鼠仓的嫌疑。又如,基金经理个人买进的股票不与投资基金买进的股票相同,如果买进的股票后市确实表现不错的话,基金持有人不能不质疑基金经理是把好股留给了自己;相反,如果基金经理个人买进的股票表现很差,基金持有人又不能不质疑基金经理的投资水平太差。因此,为避免瓜田李下,基金经理还是以不炒股为宜。

  首先要改变现行的基金管理费旱涝保收的收取办法。收管理费的做法,割裂了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与基金持有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基金经理不用对基金持有人的利益负责。也正因为如此,基金经理就可以拿自己掌管的投资基金来做人情,甚至进行“老鼠仓”交易。可以说,管理费旱涝保收的收取办法为“老鼠仓”的滋生创造了有利条件。

  但基金持有人的愿望显然落空了。《修订草案》更加重视的是基金公司与基金经理们的利益,而基金持有人的利益再一次成为牺牲对象。就此而论,《修订草案》的出发点或许就已经错了。或者说利益中人绑架了对《基金法》的修订。其结果是基金持有人与投资基金之间的距离进一步拉大,投资基金更难获得投资人的认同。

  而从“加强监管”的角度来看,不论是基金公司还是监管部门都应该加强对基金经理炒股的监管,让基金经理炒股透明化。除了按新《基金法》的规定,基金经理本人、配偶、利害关系人进行证券投资,应当事先向基金管理人申报之外,至少还要建立基金经理炒股信息披露制度。一是对于基金经理炒股,由基金公司指定交易平台,以便于接受基金公司及监管部门的监管。二是基金经理的每一笔交易都应在交易的当天向基金公司报备,并具体说明买卖理由。三是对基金经理的大笔交易(一次交易金额在百万以上),应在交易日后的三日内进行公开披露。四是基金经理炒股应进行月报披露,披露的内容包括当月的盈亏情况,主要操作情况以及前十位的持仓及变动情况等。五是基金公司在披露投资基金的报表时,也应随报表披露基金经理同期的炒股情况。总之,要通过全面的信息披露,使基金经理炒股透明化,以此来接受基金持有人及全社会的监督。

  其次对“老鼠仓”的当事人要从重查处。虽然最近几年管理层查处了多起基金经理“老鼠仓”案,但在处罚上总体偏轻。如在首例“老鼠仓”入刑案中,基金经理韩刚被判有期徒刑一年,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31万元。这样的判罚显然没有震慑力。

  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对基金经理炒股松绑。《修订草案》第十九条规定,基金管理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从业人员,其本人、配偶、利害关系人进行证券投资,应当事先向基金管理人申报,并不得与基金份额持有人发生利益冲突。这一规定可以说是深受基金业人士欢迎的,这实际上就是为基金经理等基金从业人员炒股放行,是符合基金经理等业内人士利益的。

  作者:皮海洲

  此外必须追究基金公司责任。对于“老鼠仓”案,基金公司往往将其归结为基金经理的个人行为。实际上,“老鼠仓”的出现,基金公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至少存在用人不察、监控不严、教育不力等问题。所以,对于“老鼠仓”案的出现,必须追究基金公司的责任。

  但这一规定却是对基金持有人合法权益的进一步侵犯。毕竟基金经理炒股是难逃老鼠仓嫌疑的。《修订草案》为基金经理炒股放行,实质是为老鼠仓提供方便,使老鼠仓公开化。虽然业内人士称,基金经理炒股放开后,可以通过加强监管的方法来控制老鼠仓行为。但如果是监管不力呢?毕竟中国股市的监管水平从来就是低下的,不曾让投资者满意过。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皮海洲(财经评论员)

  退一步来讲,撇开老鼠仓不谈,就从基金经理合规合法炒股来说,这也是违背其职业道德的。因为基金经理拿的是基金持有人支付的高额薪酬,其职责就是为客户理财,全心全意对基金持有人的利益负责。但《修订草案》却允许基金经理炒股,这就像是允许公务员上班时间干私活一样,这是基金经理该干的事情吗?而且基金经理原本就是理财能力有限,责任心不强,如今却还要分散精力来为自己炒股票,这样的基金经理如何能够得到基金持有人的信任呢?远离为自己炒股票的基金经理,这或许将是基金持有人下一步的必然选择。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欢迎发表评论

分享到:

😉😉😉😉😉😉

> 相关专题: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