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资管新规落地后,打破刚兑的硬性要求使得银行亟须提升资产管理能力。对于银行资管部门来说,重金购买优质投研服务、招揽行业优秀人才、积极备战资管子公司从过去的众星捧月到现在的主动出击,变化正在发生。不过,转型之路从来不会一帆风顺,薪酬天花板、资…

资管新规打破刚兑 银行资管主动转型

(原标题:银行资管子公司来袭:市场化资管机构面临“人财”两失?)

  资管新规落地后,打破刚兑的硬性要求使得银行亟须提升资产管理能力。对于银行资管部门来说,重金购买优质投研服务、招揽行业优秀人才、积极备战资管子公司……从过去的“众星捧月”到现在的主动出击,变化正在发生。不过,转型之路从来不会一帆风顺,薪酬“天花板”、资管子公司何时落地等前进中的难题仍待解决。

□本报记者 徐文擎

理财保险 1

  从“众星捧月”到主动出击

资管新规落地后,打破刚兑的硬性要求使得银行亟须提升资产管理能力。对于银行资管部门来说,重金购买优质投研服务、招揽行业优秀人才、积极备战资管子公司……从过去的“众星捧月”到现在的主动出击,变化正在发生。不过,转型之路从来不会一帆风顺,薪酬“天花板”、资管子公司何时落地等前进中的难题仍待解决。

本报记者 方海平 上海报道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近日,华南、华东各有一家大型股份制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向华东某知名券商“重金”定制了卖方投研服务,而这在过去几乎是不会发生的事。一贯被基金公司、券商资管等机构奉为“大金主”“大财神”的银行资管部门,无论是以委外还是其他形式向上述机构安排资金配置时,投研报告大多会作为一种隐形的增值服务被“免费赠送”。

从“众星捧月”到主动出击

资管新规落地,探讨已久的银行资管子公司设立也随之提速。截至目前,已有五家银行公告设立资管子公司。

  “最近的确有不少银行主动上门来谈合作,包括许多股份制银行的金融市场部,主要诉求是提高自营资金投资的收益率,希望借道公募基金,以债券基金作为试点、以权益基金作为补充来进行投资。银行自身在这方面尤其是权益投资方面的知识储备比较少,现在资产管理和配置的需求增大,自然要通过各种方式补足短板。”某券商基金评价中心的人士表示,“具体的合作形式还未确定,但核心服务肯定基于我们在基金评价方面的投研优势。”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近日,华南、华东各有一家大型股份制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向华东某知名券商“重金”定制了卖方投研服务,而这在过去几乎是不会发生的事。一贯被基金公司、券商资管等机构奉为“大金主”“大财神”的银行资管部门,无论是以委外还是其他形式向上述机构安排资金配置时,投研报告大多会作为一种隐形的增值服务被“免费赠送”。

根据新规规定,金融机构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资产应当由具有托管资质的第三方机构独立托管,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从监管方向上来看,以子公司形式运作是目前资产管理业务的必然趋势。对于那些不拥有基金公司的银行而言尤为必要,目前,有13家银行拥有自己的基金公司。

  “在某种程度上,这或许可以看作是一种信号,银行尤其是银行资管部门正在进行前瞻性布局。”某信托人士分析称,“毕竟资管新规过渡期后,期限错配的老产品不能再发行,银行的资产管理能力亟须提升。”

“最近的确有不少银行主动上门来谈合作,包括许多股份制银行的金融市场部,主要诉求是提高自营资金投资的收益率,希望借道公募基金,以债券基金作为试点、以权益基金作为补充来进行投资。银行自身在这方面尤其是权益投资方面的知识储备比较少,现在资产管理和配置的需求增大,自然要通过各种方式补足短板。”某券商基金评价中心的人士表示,“具体的合作形式还未确定,但核心服务肯定基于我们在基金评价方面的投研优势。”

资源上依赖母行的渠道网点,形式上又必须独立运作,产品向净值化方向转型。银行资管子公司到底会建成什么样的机构?银行在运作模式、团队架构、薪酬体系等方面,与公募基金等市场化的资管公司相差甚远,而资管新规下的子公司运作,势必需要大规模招聘人员,组建投研团队。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当前的监管环境和业务发展趋势下,银行资管子公司落地可期。脱离于母行信用背书的资管子公司,未来将要在完全市场化的情况下与其他资管公司“正面竞争”。

“在某种程度上,这或许可以看作是一种信号,银行尤其是银行资管部门正在进行前瞻性布局。”某信托人士分析称,“毕竟资管新规过渡期后,期限错配的老产品不能再发行,银行的资产管理能力亟须提升。”

“人还是要从基金公司等机构里面去挖,关键就看我们能不能给出市场化的报酬,要不然没人会来。”上海地区一家银行资管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过去,分行‘跪求’总行资管部,因为总行手上既有资金又有资源,表内不能放的贷款(多因规模或投向限制)通过‘非标’一做,客户留住了,存款有了(贷款引来存款),中间业务收入有了;或者分行缺资金时,找总行资管部也是‘分分钟解决’的事,可以说一盘棋皆活,总行和分行皆大欢喜。未来,银行资管子公司落地后,各分行和总行的利益会切分得很清楚,对于总行资管部来说,资金和资产都需要‘满世界’去找,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华南某股份制银行资管部的负责人称。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在当前的监管环境和业务发展趋势下,银行资管子公司落地可期。脱离于母行信用背书的资管子公司,未来将要在完全市场化的情况下与其他资管公司“正面竞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家银行资管部门了解到,子公司的筹备还在等待具体的细则指引落地,但银行已有所行动。“最近一直在调研各大资管公司,尤其是国际上比较成熟先进的机构,我们具体怎么做、往哪个方向,也一直在讨论,跟目前市场上的公募基金还是有差异的,业务将更全一些,可能更类似国际上银行系资管公司。”一位股份制银行资管部管理层人士对记者表示。

  “为了提前适应未来的趋势,总行资管部目前也在做一些转变,除了继续对接分行的资产外,也会主动去市场上找,实现行内行外‘两条腿走路’。”上述人士表示。

“过去,分行‘跪求’总行资管部,因为总行手上既有资金又有资源,表内不能放的贷款(多因规模或投向限制)通过‘非标’一做,客户留住了,存款有了,中间业务收入有了;或者分行缺资金时,找总行资管部也是‘分分钟解决’的事,可以说一盘棋皆活,总行和分行皆大欢喜。未来,银行资管子公司落地后,各分行和总行的利益会切分得很清楚,对于总行资管部来说,资金和资产都需要‘满世界’去找,日子肯定没有现在好过。”华南某股份制银行资管部的负责人称。

市场化薪酬体系是关键

  他还提到,在过去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的模式中,核心是能够期限错配,例如3个月的理财滚动发行,背后对接的可能是两年甚至更长期限的资产。过渡期结束后,银行的一大挑战在于如何在资金端卖掉长期限的理财产品。

“为了提前适应未来的趋势,总行资管部目前也在做一些转变,除了继续对接分行的资产外,也会主动去市场上找,实现行内行外‘两条腿走路’。”上述人士表示。

国内银行在筹建资管子公司的过程中,人员队伍的配备是面临的首要问题。在过去的银行体系下,资管部门远没有建立起与其所管理资产规模相匹配的投研队伍。“比如我们管理9000亿的资产规模,200人;股份行哪家规模不在万亿以上,都才几十号人。”一位券商资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若按资管新规,银行组建投研队伍,培养主动管理能力是必然方向。

  “目前,已有股份制银行开始试水,在私行或其他条线开始发行三年期封闭式的产品,背后对接的还是非标资产。与之前不同的是,资金和底层资产是期限匹配的,有了项目再去找资金,和信托方式差不多。不过,这还是在试探阶段,毕竟客户也没看过这么长期限的产品,需要适应过程,包括对现金流动性及收益率的预期调整过程。总而言之,银行资管部门肯定会从之前的‘众星捧月’的地位中走出来,主动出击寻求发展。”他说。

他还提到,在过去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的模式中,核心是能够期限错配,例如3个月的理财滚动发行,背后对接的可能是两年甚至更长期限的资产。过渡期结束后,银行的一大挑战在于如何在资金端卖掉长期限的理财产品。

多位公募基金、保险资管机构的管理层人士对记者表示,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过程当中,会有一大批人从基金、券商、保险等机构流向银行资管子公司。

  招揽人才成为当务之急

“目前,已有股份制银行开始试水,在私行或其他条线开始发行三年期封闭式的产品,背后对接的还是非标资产。与之前不同的是,资金和底层资产是期限匹配的,有了项目再去找资金,和信托方式差不多。不过,这还是在试探阶段,毕竟客户也没看过这么长期限的产品,需要适应过程,包括对现金流动性及收益率的预期调整过程。总而言之,银行资管部门肯定会从之前的‘众星捧月’的地位中走出来,主动出击寻求发展。”他说。

一方面,这些市场化资管机构面临着银行委外资金的大规模赎回,比如基金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券商资管的规模在2017年缩水2万亿,而保险资管的第三方管理规模也有不同程度的萎缩。另一方面,由于“先天禀赋”不同,银行庞大的资源背景可能使得其在人才竞争中具有明显优势,其他资管机构可能面临着“人财”两失的尴尬处境。

  专业的工作需要交给专业的人才来做,久经资本市场的银行当然深谙此道,于是招揽人才成了当务之急。

招揽人才成为当务之急

不过,关键还是要看银行方面是否愿意大力投入,给出市场化的报酬。由于工作模式、承受压力完全不同,过去,银行资管部门的待遇与市场化资管公司有相当大的差距,“银行资管部门可能比其他部门的薪酬要略高一点,但也不会高很多,可能20%左右;基金公司、券商资管人员的薪酬,可能是银行资管部门的大概1.5-2倍。”上述券商资管人士指出。

  “私人银行部在配一些投资经理,主要是通过挑选公募或私募基金构建FOF组合,这个岗位是比较新的。另外,私行部和资管部也成立了一些新的团队,成员既有从其他岗位重新优化组合过来的,也有新招的人员。每个组别的权责划分得更细,比如专门有一组人为本行的一类客户服务。”上述银行资管部的人士称。

专业的工作需要交给专业的人才来做,久经资本市场的银行当然深谙此道,于是招揽人才成了当务之急。

以摩根大通为例。麦肯锡发布的最新一季银行业季刊显示,2017年,摩根大通资管业务的资产规模达1.9万亿,在全世界银行系资管机构里排第三,资管业务营收占总体营收比重达13%,资管业务的ROE为25%,远高出其他业务。摩根大通在介绍其经验时,重点强调了对人才的重视,2016年,公司有九百多名组合管理经理、研究分析师和市场策略师,中高级投资经理保留率大于95%。资管业务人才的成本收入比超过70%,资管业务人均薪酬高达24万美元。

  “招人是趋势,没有专业的人才肯定没有相应的资产管理能力。但这个主要还是看未来的监管政策和市场环境支不支持。在当前环境下,绝大部分银行的固定岗位一般都会有薪酬上限,尤其是和基金公司等纯市场化的资管公司比起来,薪酬方面的竞争优势比较弱,这也会成为银行招揽顶尖人才的一大阻碍。”上述信托人士坦言。

“私人银行部在配一些投资经理,主要是通过挑选公募或私募基金构建FOF组合,这个岗位是比较新的。另外,私行部和资管部也成立了一些新的团队,成员既有从其他岗位重新优化组合过来的,也有新招的人员。每个组别的权责划分得更细,比如专门有一组人为本行的一类客户服务。”上述银行资管部的人士称。

团队搭建难题

  “银行系基金公司作为银行的子公司,在这方面可能更有体会,没有市场竞争力的薪酬会成为资管行业人才流失的重要原因。据我所知,有部分银行系基金公司也开始尝试转变,将基金经理的提成与产品规模和业绩形成一定程度的挂钩,实行多劳多得,而不是像以前管理产品那样,产品的利润和管理人收益没有挂钩。未来银行资管子公司如果想在全市场招揽顶尖人才,必然也要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不然,无论是招揽人才还是开展业务,都会是‘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很骨感’。”上述基金评价中心的人士表示。

“招人是趋势,没有专业的人才肯定没有相应的资产管理能力。但这个主要还是看未来的监管政策和市场环境支不支持。在当前环境下,绝大部分银行的固定岗位一般都会有薪酬上限,尤其是和基金公司等纯市场化的资管公司比起来,薪酬方面的竞争优势比较弱,这也会成为银行招揽顶尖人才的一大阻碍。”上述信托人士坦言。

华东地区一家城商行资管人士对记者指出,目前阶段,在等细则的同时,大家都在做的事情就是一方面压降老产品,处理到期产品;另一方面研究发行新产品,现在很需要这方面的人才。“我们正在招聘会搭建系统的人,但这类人才市场供给不够。前些年非银机构的人还是很愿意来银行的,但现在这个意愿不那么强了。”

  资管子公司待破壳

“银行系基金公司作为银行的子公司,在这方面可能更有体会,没有市场竞争力的薪酬会成为资管行业人才流失的重要原因。据我所知,有部分银行系基金公司也开始尝试转变,将基金经理的提成与产品规模和业绩形成一定程度的挂钩,实行多劳多得,而不是像以前管理产品那样,产品的利润和管理人收益没有挂钩。未来银行资管子公司如果想在全市场招揽顶尖人才,必然也要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不然,无论是招揽人才还是开展业务,都会是‘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很骨感’。”上述基金评价中心的人士表示。

对于银行资管子公司的团队设计,有股份行业资管公司人士表示,前中后台可能各配备三分之一的人员,具体的薪酬体系和考核机制上,不一定完全匹配当前市场化机构的情形,也可能在其基础上打一定折扣来设计。

  不过,最受银行资管人士关注的仍是资管子公司何时能从“胎动”到真正落地。
尽管此前已有招商银行和华夏银行分别公告称拟全资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其他商业银行也纷纷表示会跟随设立资管子公司,但上周五晚间的一则消息使子公司的落地时间再次蒙上悬念。

资管子公司待破壳

另一些业内人士则相对保守,认为即使以独立子公司的模式来运作,可能与当前事业部的形式不会有太大差异。一家城商行资管人士对记者指出,销售渠道主要依赖母行的营业网点,资管公司就算独立了,销售这一端的资源肯定还要从母行获取,现在资管跟网点销售是五五分成的模式。

  上周五晚间,业内传出,浦发、招行、兴业等7家银行被暂停公募基金托管资格,已有部分银行确认此事。根据资管新规,过渡期内,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可以托管本行理财产品,但应当为每只产品单独开立托管账户。过渡期后,具有上述资质的商业银行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该商业银行可以托管子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但应当实现实质性的独立托管。换句话说,有上述资质的商业银行想要继续争夺托管这块大蛋糕,需要设立独立的资管子公司。

理财保险,不过,最受银行资管人士关注的仍是资管子公司何时能从“胎动”到真正落地。
尽管此前已有招商银行和华夏银行分别公告称拟全资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其他商业银行也纷纷表示会跟随设立资管子公司,但上周五晚间的一则消息使子公司的落地时间再次蒙上悬念。

前汇丰投资管理公司亚太区执行总裁、麦肯锡资深顾问Blair
C.Pickerell指出,在商业银行的体系下如何打造资产管理文化是个重要问题,因为商业银行和资产管理天然有着很强的文化冲突,前者强调合作和团队工作,管理上也更加系统化,更换一个客户经理,客户体验相差无几;资产管理业务中,业绩才是王道,强调个人业绩,以明星文化着称,如果一个基金经理特别出色,应该尽一切努力留住他,“人才是资产管理的生命线,投资圈往往主要看人,相信明星基金经理和明星分析员”。

  此前,曾有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备受业内关注的银行理财新规或于近期发布征求意见稿。目前市场最为关心的是银行资管子公司产品的投资范围及发行方式。值得关注的是,资管新规表示,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和国家有关部门应当对各类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实行平等准入、给予公平待遇,资产管理产品应当在账户开立、产权登记、法律诉讼等方面享有平等的地位。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规定为银行资管公司留下诸多遐想空间。未来银行资管子公司的落地,或将是“堵塞歪道、疏通正道”,整治资管乱象的关键一招。

上周五晚间,业内传出,浦发、招行、兴业等7家银行被暂停公募基金托管资格,已有部分银行确认此事。根据资管新规,过渡期内,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可以托管本行理财产品,但应当为每只产品单独开立托管账户。过渡期后,具有上述资质的商业银行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该商业银行可以托管子公司发行的资产管理产品,但应当实现实质性的独立托管。换句话说,有上述资质的商业银行想要继续争夺托管这块大蛋糕,需要设立独立的资管子公司。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此前,曾有接近监管层的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备受业内关注的银行理财新规或于近期发布征求意见稿。目前市场最为关心的是银行资管子公司产品的投资范围及发行方式。值得关注的是,资管新规表示,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和国家有关部门应当对各类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实行平等准入、给予公平待遇,资产管理产品应当在账户开立、产权登记、法律诉讼等方面享有平等的地位。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规定为银行资管公司留下诸多遐想空间。未来银行资管子公司的落地,或将是“堵塞歪道、疏通正道”,整治资管乱象的关键一招。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