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2014年开始试点设立民营银行以来,我国民营银行已走过4年的发展道路。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一批民营银行第一年便实现了盈利。而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的互联网基因优势,获得了远超预期的经营收益。
民营银行…

2019年,存款市场并未按照降准的意图,因流动性释放而逐渐趋于平静,而是暗流涌动,这从众多小型银行存款产品的利率定价中可窥见一斑。

摘要:从成立至今已过去四年,17家开业的民营银行中,仅行长一职发生变动的占比就接近三成。除了正常的人事变动,更多缘于公司面临经营限制、业绩难有起色、管理层压力较大
企业退出民营银行筹建、民营银行频换帅等颇具争议的新闻,让民营银行的光环逐渐褪色。在业…

  自2014年开始试点设立民营银行以来,我国民营银行已走过4年的发展道路。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一批民营银行第一年便实现了盈利。而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的互联网基因优势,获得了远超预期的经营收益。

通过统计京东金融APP上对接的几家民营银行存款产品发现,亿联银行推出的一款5年期产品存款利率高达6%。反观其他民营银行,虽然在产品方面不同,但基本上利率均在4%以上,1年期利率在4.8%左右,5年期利率在5%以上,这与各大型银行的存贷款利率相比,多出了2倍有余。

  从成立至今已过去四年,17家开业的民营银行中,仅行长一职发生变动的占比就接近三成。除了正常的人事变动,更多缘于公司面临经营限制、业绩难有起色、管理层压力较大

  民营银行设立之初,监管部门就希望为银行业注入新鲜血液,实现差异化经营,聚焦服务小微、零售。从4年的实践成果看,民营银行确实较好地践行了监管的初衷。与此同时,民营银行营运呈现出的分化愈发明显,背靠互联网强大流量资源的银行发展更快。相比之下,经营模式相对传统的民营银行则频繁发生高管层变更、业务拓展困难、政策制约等挑战。

理财保险 1

  “企业退出民营银行筹建”、“民营银行频换帅”等颇具争议的新闻,让民营银行的光环逐渐褪色。在业内人士看来,充分利用股东资源优势,寻找差异化定位才是民营银行破解困境的出路

  一些民营银行也在寻求突围,通过与互联网平台合作引流,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之路。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当前金融强监管、实体经济转型的大环境下,突围之路将充满挑战。

理财保险 2

  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等互联网民营银行,通过大数据构建及快速切入的金融服务流量、场景,突破地域限制,获得快速发展

  纯互联网型银行占优

除民营银行以外,并未见其他银行有达到或超过年利率6%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3年期大额存单最高约为4.125%,小部分城商行的稍高些也就在5%左右。如此高的存款利率,会不会给民营银行带来一定的压力?

  代表“先进发展模式”的民营银行已经四周岁了,从目前公布年报的8家银行来看,业绩整体表现亮眼。

  证券时报记者统计已公布2017年经营数据的民营银行发现,民营银行已普遍实现盈利。即便成立刚满一年的民营银行,也有不少在首年就实现盈利。

事实上,18年底,央行就约见了相关银行、第三方互联网销售平台等机构并进行沟通,实施了窗口指导,主要内容有两点,限制规模和降低利率。的确,目前在京东金融APP上看到的相关存款产品常常是售罄的状态。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为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其中各项贷款余额1444.17亿元,增长76.38%。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远远高于传统银行的利润增幅。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为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其中各项贷款余额1444.17亿元,增长76.38%。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

那么,为何民营银行不顾成本,设定如此高的利率,而监管又适时的做了窗口指导?

  但是《投资者报》记者也注意到,民营银行的光环逐渐褪色。伴随着民营银行的发展,这个市场不乏出现“企业退出民营银行筹建”、“民营银行频换帅”等颇具争议的新闻。与此同时,“一行一店”揽储难、同业依赖程度高等对不少民营银行构成困扰。

  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业绩表现更是抢眼。特别是在外界看来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前海微众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互联网基因的先天优势,不论是净利润,还是资产规模等关键财务指标均遥遥领先于同业。

自2014年第一批民营银行获批至今,我国民营银行总量已经达到17家。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民营银行已开始实现盈利,但各家发展水平参差不齐。

  如何破解民营银行面临的困境?一位业内人士建议,要充分利用股东资源优势,继续寻找差异化定位,借助金融科技手段,才能弥补金融短板。

  数据显示,2017年,网商银行实现净利润4.04亿元,同比增长28%;资产规模781.7亿元,同比增长27%。

理财保险 3

  互联网银行发展快速

  微众银行在过去一年资产规模、营业收入等数据超越网商银行。微众银行截至2017年末的资产规模达到817亿元,同比大增57%;实现净利润14.48亿元,同比增长261%,是网商银行的三倍之多。

监管政策由松到紧,暂停民营银行审批

  目前,国内开业的民营银行已经达到17家,按照发展定位,主要分为互联网银行和非互联网银行。互联网银行共有8家,包括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苏宁银行、新网银行、亿联银行、中关村银行、华通银行、众邦银行,前6家由大型互联网公司参股,主要基于互联网技术、数据、平台来开展中小企业小额贷款业务以及消费金融业务。

  目前,基于股东背景、区域特色、目标客群等的不同,我国民营银行可以分为三种发展模式:一类是纯互联网型(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一类是准互联网融合型(华瑞银行、蓝海银行、众邦银行、苏宁银行等);一类则是相对传统型(如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湖南三湘银行等)。

理财保险 4

  股东的互联网背景,给这些民营银行带来丰富的资源支持,包括充分的技术、高质量数据构建的大数据体系以及快速切入的金融服务流量、场景。由于互联网模式下的经营模式足够差异化,可以突破地域限制,较快速的形成规模。

  从上述三类发展模式看,我国民营银行的发展呈现出较为明显的经营分化,尤其是以纯互联网型定位的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等发展较快。

通过梳理,我们发现从10年到18年底,关于民营银行发展的相关文件多达12条。从时间上可以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监管接连出台多项扶持政策,鼓励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由此,民营银行从逐步试点进入快速成长期;第二阶段,强监管模式开启,暂停民营银行审批。16年底,监管要求民营银行的注册资本最低20亿元,给众多想要入场的民营企业吃了闭门羹,与此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民营银行的抗风险能力。2017年以后,监管暂停民营银行的批复。2018年,央行对“智能存款”窗口指导的规定也进一步表明了监管对民营银行的要求的增强。在监管的制约下,民营银行在发展模式上体现出了一定局限性。

  目前阿里支持下的网商银行和腾讯支持下的微众银行业绩尤为突出。微众银行的拳头产品“微粒贷”,依托微信和QQ为导入端口,提供个人小额信用循环贷款。截至2017年末,旗下微众银行的无担保消费贷款业务“微粒贷”管理的贷款余额逾1000亿元,主动授信客户超1.3亿人,累计借款客户超过1100万人,不良贷款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网商银行则主要围绕阿里电商体系,经营“网商贷”、“旺农贷”等产品,服务对象主要是小微企业与农户,已经为超过1000万小微经营者提供过贷款服务。

  “目前民营银行分化还是比较明显的,互联网型银行发展快,传统银行则相对较慢。”一位民营银行高管对证券时报记者称。

不良率数据亮眼,利润率却略逊一筹

  受益于庞大的流量支持,去年,微众银行总资产为817亿元,比上年末增长57%;营收67.48亿元,同比增长176%;净利润14.48亿元,同比增长261%。短短三年的时间,微众银行就实现了高达14.48亿元的净利润,这在目前已经公布年报的银行中排名第139,前两个年度,微众银行净利润分别为亏损5.8亿元、4.01亿元。

  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因为经营属性不同,在经历4年发展后,业绩差距日益明显。例如,天津金城银行已出现资产负债双降的情况。2017年末,该行总资产规模188.62亿元,较年初减少31.79亿元;全行负债规模156.17亿元,较年初减少33.31亿元。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逐步实现了扭亏为盈。
2017年,共有10家民营银行实现了盈利。进入2018年后,民营银行各项指标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截止2018年四季度末,17家民营银行已实现净利润45亿,远超2017年全年水平。从盈利能力看,2018年四季度末,民营银行整体净息差为3.49%,远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2.41%,这体现了民营银行在客户定位上与其他类型商业银行有显着差异。

  网商银行尚未公布2017年年报,但是从2016年年报中可见,公司总资产、营收和利润也是处于快速发展通道。2015年网商银行营收为2.52亿元,亏损6874万元,2016年营收增加到26.36亿元,净利润为3.15亿元。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表示,天津金城银行的业务发力点是“公存公贷”,但近两年来,银行业的公司业务收益率普遍下行,对该行的规模扩张和利润提升都带来不利影响。

高增长之外,高息差值得关注。通过统计银保监会公布的《商业银行主要指标分机构类指标情况表》中可以看到,民营银行的净息差明显高于大型商业银行以及股份制商业银行,2018年各季度在3.45%-4.5%之间波动,18年以来虽有所下降,但仍然超过其他银行。其中,营业收入表现较好的两家互联网民营银行数据较为突出。2017年,前海微众银行营业收入总计67.48亿元,净利润为14.48亿元,净息差高达7.02%。2017年,浙江网商银行营业收入42.75亿元,净利润4.04亿元,净息差为5.42%。

  新网银行、中关村银行等互联网银行发展势头也不错,只不过目前运行时间不过一年左右,成功与否还需要时间检验。其中,新网银行的发展策略是以网贷存管为互金机构的连接器,为广发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提供服务。中关村银行则以北京地区的创新创业企业为服务对象,提供广泛的金融服务。

  “一些相对传统的民营银行,受限于同业业务占比高、物理网点稀有等原因,低成本获客难度非常大,所以业务开展得比较艰难,别看现在盈利情况还可以,但以后压力会很大。”上述高管说。

但另一方面,由于民营银行经营时间较短,实现的净利润仍较少,导致整体资产利润率较低。截止到2018年底,民营银行资产利润率为0.91%,同比上升19.7%个百分点,但比大型商业银行低0.1个百分点。

  非互联网银行差异化定位

  面临多重发展制约

理财保险 5

  定位在非互联网银行的民营银行主要股东基本无互联网背景,发展模式主要以细分行业以及供应链的融资需求为切入点,进行对公业务,和区域性的中小型银行的信贷业务类型模式类似。

  民营银行的经营分化说明了一个问题,尽管目前看民营银行盈利能力可观,但日后的发展道路并不会顺风顺水,不少民营银行面临的挑战会愈发明显。

理财保险 6

  相对互联网银行,非互联网银行的资产规模扩张速度较慢,不及互联网平台下的规模效应。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末,首批开业的非互联网银行天津金城银行、上海华瑞银行总资产分别为188.6亿元、391亿元,而同一时间定位在互联网银行的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的资产规模分别为817亿元、700多亿元。

  蓝海银行副行长王业芳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民营银行的发展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制约性:一是民营银行遵循“一行一店”原则,物理网点太少,获客能力有限;二是按照监管要求,单一客户授信额度不能高于资本金的10%,但民营银行的注册资本规模普遍在20亿元至30亿元左右,因此,单一客户的授信额度通常不高于3亿,规模效应较弱;三是不少民营银行所在地的地区经济总量和辐射区域有限,以该行的所在地威海为例,偏低的地区经济总量和常住人口数量对蓝海银行经营具有较大影响;四是负债来源渠道有限且成本相对较高,初期发展需要依靠本地客户存款支持或同业负债;五是市场及客户关系、公信力初期相对薄弱;六是新银行刚刚开业,各类业务资质要逐步申请,目前很多业务尚未对民营银行放开,如大额存单、发行理财、资金托管等。

理财保险 7

  不过,虽然非互联网银行的发展速度不及互联网银行,但是就本身来说,部分银行业绩还算可圈可点。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近年来,民营银行频现高管离职。有统计显示,近三成民营银行有过高管“换血”,更有一些民营银行的行长上任不到一年就“闪退”。业内普遍认为,民营银行高管变动大,主要是因为民营银行运作模式有别于传统银行,导致高管“水土不服”。

截至2018年末,民营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一倍;不良贷款率为0.53%,与大型商业银行1.57%的平均水平相比,低了1.04个百分点。一方面,数据反映出民营银行资产的质量较高,但另一方面,由于目前民营银行的总资产规模较小,在科技方面投入较大,致使民营银行的利润率并无明显优势,反而略逊大型商业银行一筹。

  截至6月31日,除了微众银行,上海华瑞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山东蓝海银行、湖南三湘银行、梅州客商银行等6家非互联网民营银行公布了2017年年报。

  “尽管民营银行聘请的一部分高管具备丰富的银行业从业经验,但民营银行的运作模式与以往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区别较大,例如,物理网点数量较少,较难吸收稳定的公众存款;资本金较少,牌照不如大中型银行齐全,业务较难拓展等。”杨芮说。

资金来源单一,业务发展受限

  上海华瑞银行是首批开业的5家民营银行之一。截至2017年年末,该行总资产规模为391亿元,比年初增长26.54%;营业收入为9.83亿元,比年初增长48.7%;净利润为2.53亿元,比年初增长78%。不良贷款率仅为0.049%,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三年对公不良贷款率为零。基于上海本地的优势,上海华瑞银行确立“服务自贸改革、服务科技创新、服务小微市场”的市场定位,设立了“智慧供应链金融、科创生态金融、普惠零售金融”三条特色业务线,积极探索差异化特色服务模式。

  上述民营银行高管也表示,人员流动性大说明业务发展艰难。民营银行的运作更加市场化且规模尚小,对于这类公司来说,团队的稳定性非常重要,只有团队稳定,业务发展才有前景。

众所周知,存贷业务是银行的基本业务,但由于监管政策限制、网点和品牌知名度等问题,民营银行自成立之初,就一直面临存款难题。加上“一行一店”、存贷比等的监管限制,民营银行能够触及到的客户很少,虽说被允许吸收存款,实际上困难重重。

  温州民商银行定位于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开业9个月即实现盈利,去年实现营收3.07亿元,同比增长58%;净利润更是翻番,较2016年增长103%至1.03亿元。需要注意的是,其盈利大增主要来源于投融资收入,由于持有信用债和同业存单,取得了相当好的收益。此外,该行使用资本金以及利润留存,全年开展22.1亿元的投资,收益率保持在6%左右。

  借助互联网企业引流

可能是个人存款数据不好看,17年只有网商银行、华瑞银行和三湘银行公布了个人和中小企业存款数据。

  天津金城银行成立于2015年,以“公存公贷”为特色定位,大力发展中小微企业融资发展,去年营收利润稳步发展。根据年报,2017年,天津金城银行营收6.4亿元,同比增加9.6%;实现净利润1.52亿元,同比增长18.75%。

  在金融科技快速发展之际,借助互联网引流获客成为民营银行突围的利器。

此外,从五家试点银行的负债结构看,华瑞银行、金城银行和民商银行存款占全部负债比重相对高些,而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同业负债占全部负债比重相对较高。

  山东蓝海银行、湖南三湘银行、梅州客商银行均在去年年中对外营业,半年中,就有两家银行实现了盈利。

  蓝海银行董事长陈彦对记者表示,民营银行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是要追求客户下沉,聚焦中小企业和个人客户,创新发展,走“互联网+交易银行”路径,通过互联网手段和思维,为客户提供高效便捷的金融服务,搭建线下线上融合的准互联网型平台。

可见,当前民营银行负债端多数依赖于股东资金以及同业负债,客户存款占比较低,资金渠道单一,
部分民营银行对包括同业存放、同业拆借、同业存单、卖出回购等在内的短期批发融资方式依赖性较大。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湖南三湘银行资产总额为73.49亿元,同比增长139.11%;各项贷款总额30.3亿元,存款总额42.97亿元;营收为1.9亿元,净利润为3955万元。梅州客商银行去年全行总额为66.22亿元,负债46.1亿元,实现股东净利润1225.83万元。山东蓝海银行发展相对逊色一些,没有在半年内实现盈利,其2017年资产总额为103亿元,营业收入7935万元。

  “像我们这类股东没有互联网背景的民营银行,在移动金融大发展时代,手机APP的获客压力非常大。自己没有流量,就要借船出海。”陈彦说,一是与互联网金融公司合作,将银行的产品放在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平台上获客引流;二是与不同行业的头部互联网企业合作,这类企业没有金融属性但有巨大的流量,可以借助银行的力量让互联网企业嵌入金融属性。此外,他们还可以与线下的金融机构合作,借助他们的网点实现引流。

再加上2014年的“127号文”规定同业负债不得超过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民营银行负债比承受着不小的压力。

  资料显示,湖南三湘银行是由三一银行主动发起成立的,对自己的定位是根据股东本身优势进行产融结合,深耕产业链金融。梅州客商银行则由上市公司宝新能源、塔牌集团、超华科技等公司出资,以发展普惠金融为着力点,致力于服务“三农两小”、“创业创新”、“长尾客群”和“全球客商”。山东蓝海银行是以服务海洋经济为特色定位的民营银行,致力于打造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轻资本、交易性、类互联网化银行。

  “不过,引流不是花钱买流量,而是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共同开发产品,如果花钱买来的流量没有产生效益,那就是无效流量。有效引流必须是与金融服务场景相结合。”陈彦强调。

积极布局存管业务 或成为新的资金源

  近三成行长离职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协创中心研究员李虹含建议,民营银行应确立科学发展方向,明确差异化发展战略,坚持特色经营,与现有商业银行实现互补发展,错位竞争。“民营银行应一方面坚持对金融科技前沿技术的投入,以保持互联网渠道经营模式的持续领先,另一方面则要专注特色领域的发展,以优势业务为基点构筑合作生态圈,方能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拥抱互联网,除了线上借贷业务,17家民营银行中,上海华瑞银行和新网银行等8家银行通过了P2P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白名单,其中7家与P2P平台有合作。据统计,新网银行与105家左右P2P网贷平台签约并上线银行存管系统,上海华瑞银行要少些,与25家左右的P2P平台有合作。天眼研究院认为,除了P2P存管业务带来的利润以外,新流出的备案细则规定,全国类型的P2P平台,需要按项目金额的6%计提出借人风险补偿金,按业务余额的3%的缴纳一般风险准备金。这样一来,相当于P2P平台借贷余额9%的资金需要存在银行,可成为民营银行资金源的重要补充。

  有的民营银行高歌猛进,有的则黯然失色。过去四年,17家开业的民营银行中,仅行长一职发生变动的占比就接近三成。分析来看,除了正常的人事变动,更多是因为公司面临经营限制、业绩难有起色、管理层压力较大。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理财保险 8

  最新一起变动来自福建华通银行,今年6月19日,原广发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李超就任新行长。在这之前,华通银行原行长郑新林已于去年11月下旬离职,他更早之前担任微众银行副行长。

更多

但是P2P存管业务也并非一帆风顺,在18年6月的P2P爆雷潮中,数家与民营银行合作的平台爆雷,使其也承受了一定损失。

  华通银行于2016年11月获批筹建,永辉超市、阳光控股是其发起股东,注册资本24亿元,去年1月份在福州开业。高管大多来自银行系统,董事长为兴业银行原副行长陈德康,副行长为兴业银行温州分行原行长陈丹担任。华通银行官网显示,该行以“科技金融,助微惠民”为战略定位,经营模式为“以金融为本、互联网为用”,核心业务框架涵盖“科技金融、普惠金融、便捷支付、财富管理”。

由此,在强监管、获客难、发展业务受限的情景中,民营银行多选择了高利率吸收存款的方式,增加业务资金。当然,困境重重中仍然有转机。随着蚂蚁金服、京东、腾讯、滴滴、美团等互联网巨头与民营银行在流量入口与技术方面的深度合作,民营银行或许能够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今年4月,富民银行原行长闵路浩离职,6月份,孙中东接任新行长。接任者孙中东原为上海华瑞银行副行长兼首席信息官,曾分管华瑞银行“三驾马车”之一的互联网业务。

背靠互联网巨头,民营银行成寡头市场

  富民银行由瀚华金控、宗申集团等重庆7家民营企业共同发起设立,注册资本为30亿元,于2016年8月开业。2017年是富民银行成立后完整经营的第一年,去年该银行资产总额183.66亿元,净利润1080万元,不良资产率为零,开业首个会计年度即实现盈利。

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可以推测出没有公布盈利情况的5家民营银行,亏损总额为2.04
亿元。除去盈利能力靠前的三家民营银行,剩下的14家民营银行居然是总体亏损的。虽然,17年民营银行总体业绩较16年有大幅上升,但盈利能力排名靠后的银行,过得并不轻松。各银行发展差异较大,腾讯的微众银行和阿里的网商银行撑起了民营银行大半个天。

  仍是4月份,东北首家民营银行——吉林亿联银行行长戴兵也离职,哈尔滨银行原行长张其广出任新行长。作为这家民营银行的首任行长,戴兵曾先后服务于中国银行、招商银行、光大银行,曾在光大银行担任信用卡中心总经理逾10年。

理财保险 9

  去年5月16日,亿联银行在长春正式开业,其主发起人为中发金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吉林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后者实际控制人为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官网信息显示,亿联银行给予自己的定位是打造值得信赖的科技金融新型银行。

净利润方面,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上海华瑞银行的净利润排前三,分别为14.48亿元、4.04亿元和2.53亿元。蓝海银行和新网银行,由于2017年才正式营业,2017年分别亏损0.98亿元和1.70亿元。苏宁银行基本实现盈亏平衡,微盈18.9万元。从营业收入、总资产、总负债三项指标来说,排在前三位的依然是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和上海华瑞银行。其中,微众银行的总资产已经突破800亿元,网商银行接近800亿元,两家的总负债也在730亿元以上。

  此前,类似戴兵的闪退者不少。2015年9月,原微众银行行长曹彤宣布因个人原因请辞微众银行所任职务,此时距其加盟微众银行仅10个月。在出任微众银行行长前,曹彤任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2016年3月,原工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侯本旗离职,参与筹建北京首家民营银行中关村银行。后来侯本旗退出,原北京银行南京分行行长王萌担任中关村银行行长。而在2017年10月,距中关村银行开业刚过3个月,王萌就因个人原因辞职。

最初,银监会规定了“小存小贷”、“大存小贷”、“公存公贷”、“特存特贷”四种经营模式。从试点初期的”4种经营模式”逐步拓展至发展产业银行、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等众多创新模式。然而,看到微众、网商等一批互联网银行的超高利润后,多家民营银行也不再局限于最初的发展定位,转向发展线上金融业务。因此,17家民营银行整体上可以划分为互联网银行与非互联网银行两大阵营。其中,典型的互联网银行包括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苏宁银行、华通银行、亿联银行、众邦银行、中关村银行;其余非互联网银行则是通过线下营业网点来拓展客户群,与多数城商行的经营模式类似。

  业内人士表示,许多民营银行行长之前都在传统银行工作,拥有管理成熟银行的经验,但是在面对民营银行业务开拓时,却面临“一行一店”等严格的监管,和无强大股东资源支持的难题,因此挑战相对较大。

理财保险 10

  除管理层变动以外,不少民营银行还出现股东退出甚至频繁更替现象,包括福建华通银行、安徽新安银行、辽宁振兴银行、威海蓝海银行等。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已经有20多家企业公开披露退出民营银行的筹建。

上述民营银行的主要股东具有深厚的互联网背景,选择互联网业务作为主要发展方向,可以更充分地利用股东的资源和能力。微众银行、网商银行借助股东腾讯、阿里在消费金融大数据流量方面的优势,立足于小微、个人消费业务,逐步发展成为民营银行的佼佼者。而新网银行采取创新模式,选择与流量巨头们合作,将品牌让渡给合作方,融入到流量巨头们的生态中去,通过与B端的合作服务C端客户。苏宁银行、亿联银行虽然发展势头不如上述三家,但倚靠其股东带来的巨大流量也在逐步驶入快车道。

  成长的烦恼

除了在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发展,这些银行在金融科技领域也走出了不错的成绩,例如新网银行在反欺诈和信用风险评估等领域,提交了45项的专利申请,包括实战中用到的识别指纹、生物探针等多项技术;微众银行在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和大数据四个领域做布局,其中的部分技术在全球都处于领先水平。

  民营银行成立的初衷是与商业银行互补发展,错位竞争,但是由于民营银行在准入条件、股东性质、市场定位等多方面与传统银行不尽相同,这让民营银行既有个性发展的特质,也有无法规避的短板。

结语

  其一,民营银行遵循“一行一店”原则,物理网点十分稀有,基本没有获取线下存款的禀赋,负债成本高于传统银行。

作为金融业改革创新的产物,民营银行在推动我国金融科技与普惠金融的发展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同时,也暴露出与传统商业银行类似的问题,单纯谋求业务规模与盈利增长,势必很快将陷入发展瓶颈。

  其二,微众银行主推产品是面向自有现金流较紧张的个人,银行获取存款渠道较窄,现阶段主要依赖同业负债,目前占比高达八成。非互联网银行,譬如华瑞和金城银行信贷业务主要面向对公客户,银行在企业客户中开发存款业务较为方便,负债结构相对均衡,但因为没有多少个人存款来源,同业负债仍高于传统银行。

未来,民营银行应借助各自核心股东的优势,发展股东所在产业链的上下游客群,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互联网银行可以背靠其互联网巨头股东在大数据、消费金融业务方面的优势逐步发力,非互联网银行可以依托股东所在的产业链条为基础,发展供应链金融,成为局部市场的领先者。

  有民营银行高管担忧:“尽管目前盈利看起来还不错,但同业业务占比较高的民营银行经过豁免期后,可能面临同业业务超标调整的压力,资产规模会出现收缩。”

  譬如天津金城银行已出现资产负债双降的情况。数据显示,该行总资产规模188.62亿元,较年初减少31.79亿元;全行负债规模156.17亿元,较年初减少33.31亿元。今年2月份,天津金城银行还因存在买入返售业务标的不符合监管规定、同业投资业务投向不审慎、同业业务部分管理制度缺失、同业投资投后管理失职等违法违规行为,被监管层合计罚款160万元。

  其三,高净息差优势能否持续存疑。特定的负债结构需要匹配高收益的资产,银行才可以获得高净息差。譬如现阶段微众银行以及网商银行定位在互联网银行通过技术和流量优势获取高净息差。微众银行去年净息差达到了惊人的7.02%,这个数据较上市银行高出三倍。截至2017年底,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的净息差均为2.2%左右,有12家银行的净息差低于2%。2017年上市银行中仅有常熟银行净息差超过3%。

  微众银行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支持生息资产的来源中,股东投入等无息自有资金占比高,使得相应的净息差呈现较高的水平。在负债端,有业内人士称,其贷款利率往往高于传统银行。两方面原因导致民营银行的净息差保持比较高的水平。

  但是这种高利差背后强大的股东技术、流量支持不可忽视,隐形成本高,未来如何降低这种隐形成本、拓展客群的边际、更新风控技术是互联网银行急需突破的瓶颈。

  其次,民营银行的风控体系能否通过规模扩张后的考验也是一大隐忧。民营银行面对的客户较传统银行客户资质下沉,存在的违约风险较高。但目前民营银行公布的不良率指标良好。一方面,由于银行经营时间较短,风险未暴露;另一方面,民营银行的风控系统在经营初期主动筛选客户资质。长期看,相关民营银行实际上存在规模扩张的“天花板”。如果没有更好风控技术,同时又要保持资产规模增长,相关银行有可能不得不放松现有风控标准,资产质量可能会恶化。

理财保险,  比如,微众银行不良率从去年的0.32%升至今年的0.64%,但仍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拨备覆盖率超过900%。上海华瑞银行不良贷款为904.64万元,均为线上小额消费贷款,不良贷款率为0.049%,不良资产率为0.025%。

  业内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从经营情况来看,民营银行净息差高、不良率低等可能是因为业务还在探索期,放贷周期不完整,坏账还未大规模出现,所以不能断定民营银行资产质量控制能力强。

  因此,民营银行尽管发展前景光明,但是仍面临诸多问题。兴业银行分析师认为,民营银行优劣势鲜明,扬长避短才是发展出路。优势上可以充分利用股东资源,发挥民营企业的制度弹性,股权激励,经营策略上体现个性发展。资产端方面,可以寻找高收益率的资产,依托流量平台,扩大中间业务收入;风控方面,采用互联网技术,整合股东的大数据体系,建立征信平台。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